“那今天就这样了,我先回家了,谢谢你请的晚餐。”林立向自己吃晚饭的刘佳琳感谢道。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都挺忙的,等回头有空了,再请你吃饭……”刘佳琳笑着说道。

“额……”接连吃了人家两顿饭,虽然是因为自己帮了人家大忙,所以人家请吃两顿饭,但是林立觉得,第三次再由人家请客,怪不好意思的,于是他说道。

“一直让你请我吃饭,我可不好意思再出来了,等下回你有空了,换我请你吃饭吧!”

“也行!”刘佳琳爽气的答应道,然后与林立道别,转身向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

林立看着有着波浪卷的长发,穿着白色吊带衫和蓝色短裙的刘佳琳离去的背影。

通过与刘佳琳这几次的见面交流,他对调查员严肃的刻板印象完全改变了。

平时遇见的一丝不苟,面色严肃的调查员,下班后,脱掉调查员的制服,换上平时的装束,其实调查员跟普通人没啥区别,也会笑说说笑笑,开一些玩笑。

收回目光,林立转身走向自己停车的地方。

没过一会儿,一辆银白色的面包车从停车场中驶出来。

本来林立是准备直接回家的,临时改变了主意,他准备在回家前,先去超市采购一番。

因为家里的零食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加之神秘小岛上储备的一些东西,他觉得还有些不够,准备加大点储存量。

夜里,路上的交通情况要比白天的时候通畅很多。

林立驾驶着面包车前往超市,一路上都畅通无阻。

到了超市之后,他发现超市内人很少,往常的时候,这个时间点,在超市内购物的人可不少。

只能说炎热的天气虽然让人热的有些烦躁,但也不是说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样的天气出来,到哪里去都不用害怕遇到人挤人的情况。

在超市内大肆采购一番,花了大概有一万多块钱吧!

去一趟超市买东西,花一万多块钱,这可是林立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也就现在账户上有了两千多万,他才会在超市里这样消费。

林立在超市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推着几辆装满了东西的手推车,来到超市外的路边,将购买的一大堆东西装到面包车上。

帮着林立将一大堆东西拿到路边的超市工作人员,看着那辆装满了东西,而后离开的面包车,不禁在心里滴咕道。

“这位客人一下子买这么多东西,家里放得下吗?”

…………

幸福花园小区,三号楼六零一室,临近晚上九点的时候。

“哗啦,哗啦,哗啦……”

水蒸气缭绕的浴室内传来一阵水流声,片刻后,水流声停止。

“卡察。”

浴室的门打开,刚洗完澡的苏月飘荡散发着迷人的香气,从水气缭绕的浴室内走了出来。

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湿漉漉的披散着,显然是刚洗过头。

波澜起伏的身子被纯白色的浴袍包裹着,露着两截白皙如玉的小腿,一双秀气的脚丫子踩着印有卡通图桉的拖鞋,走向自己的卧室。

“呜呜呜……”

电风吹的声音从卧室中传出来。

数分钟后。

一头秀发高高盘起,一根简简单单的木簪子从头发中穿过,将盘起的头发固定住。

露出一截白皙干净的天鹅颈,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秀有一些小碎花的真丝吊带睡裙的苏月,摇曳生姿的从卧室中款款走出。

“呼,呼,呼……”

客厅中的空调不断地向外喷吐着凉飕飕的冷气,让宽敞的客厅一直保持在一个让人舒爽的温度。

电视机前还放着一张没有收拾起来的瑜加垫,瑜加垫的旁边放着一个还剩着半杯水的水杯。

看样子,苏月之前应该是练完了瑜加后,才去浴室洗澡的。

情况也正是如此,去琼城旅游的那些日子里,在酒店住下的苏月,没有再继续做什么健身操或者练瑜加之类的运动。

现在返回榕城的家中,之前的锻炼计划,还是要捡起来继续进行下去的……

为了让身材一直保持在良好的状态,可不能松懈下来,当然,苏月的这番锻炼计划,在她的好朋友王玲看来,根本没必要。

用王玲的话来说,你这女人天赋异禀,根本就不需要每天坚持做健身操或者练瑜加来保持身材。

不过,有道是,女为悦己者容。

虽然自己的好朋友跟自己说,自己根本就没必要每天坚持做健身操或者练瑜加来保持身材。

但是苏月只要一想起林立有一次开玩笑说自己胖了不少,她就会忍不住一次次的站在镜子前,审视自己曲线分明的完美身材。

即使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身材很好了,依旧还是会忍不住进行锻炼。

“吨吨吨……”

来到客厅内的苏月,将地上放着的瑜加垫收起来,接着,她拿起水杯,将水杯中剩下的凉白开一饮而尽。

“呼……”喝完水的苏月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将水杯放到茶几上,然后来到沙发坐下。

她先是伸手拍了拍在沙发上坐着的毛绒小熊的脑袋,这只毛绒小熊就是之前在琼城的时候,林立玩套圈游戏套中的那只。

而后,苏月拿起之前自己丢在沙发上的手机。

“这个时间,爸爸他应该还没睡……”

苏月看了下时间,然后给自己的爸爸苏晨打去了个电话。

“都都都……”

电话拨出,没过几秒钟,对面就接通了电话。

“喂。”

接通电话后,话筒中传出来的是一道清亮动听的成熟女人的声音。

苏月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还以为自己拨错电话号码了,心里一边疑惑怎么是自己妈妈接的电话,嘴上一边询问道,“妈,怎么是你接的电话啊?我爸他人呢?”

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一处占地面积数千平方米,带有独立花园的别墅内的主人家的卧室中。

脸上敷着面膜,曲线分明的身子依靠在床头,匀称的大腿上放着暂停了综艺节目画面的平板电脑。

手上拿着正在通话的手机,穿着跟苏月同款真丝吊带睡裙,只是颜色不一样的郑秋怡,听到女儿的问话,她一边用空闲的手拍了拍自己敷在脸上的面膜,一边回答道。

“你爸他在洗澡呢!你打他电话有什么事吗?”

苏月听到郑秋怡说苏晨在洗澡,她“哦”了一声,然后将自己打电话给爸爸要干什么的事情,跟自己的妈妈说了一下。

“妈,我打电话给爸,是想跟他借一下之前他在拍卖会上拍下的,那件能够让人在一定时间内,获得飞行能力的灵器玩一下。”

“之前你在家里的时候,不是玩过了吗?当时还说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感觉也就那样,新鲜感过了之后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

怎么你现在突然间对那件灵器又有兴趣了,想要拿那件灵器来玩一下了?”脸上敷着面膜的郑秋怡,有些疑惑的问道。

“……”苏月听到自己妈妈满是疑惑的询问,她自然是不会告诉自己的妈妈,自己借这些灵器不是给自己玩,而是要给林立玩一下。

“就是突然间想起,就想着再拿来玩一下嘛!哪有什么原因呀?”

“真是这样的吗?”郑秋怡狐疑的又问了一句,她感觉自己的女儿没有说实话。

“妈,我的心好累呀!我就只是一时兴起,向爸借个灵器拿来玩玩而已,你哪来的那么多疑问呀?”苏月抬手撩拨了一下自己的秀发,说道。

“行吧!我不问就是了,反正我感觉你这丫头没跟我老实交代,为什么突然间要拿那件灵器来玩一下……”郑秋怡说道。

苏月听了妈妈说的这话,心里顿时一惊,心想妈妈怎么这么厉害?

别看苏月对林立花样百出,一直让林立无法招架,并一直让林立着了她的道,将林立克制的死死的,暗地里被林立在心里说了无数遍狡猾的女人……

而现在,这个狡猾的女人一下子就被人看破了,只能说是一物降一物,一山更有一山高。

郑秋怡见女儿那边没声音,她还以为电话中断了,挪开手机看了一眼,发现通话并没有中断,于是她说道。

“你要的那件灵器,回头我安排人给你送到榕城去……”

苏月听到妈妈这么说,知道这事情算是成了,开心的说道,“嗯,谢谢妈……”

“你还有其他的事吗?没有的话就先挂了,我还要继续看没播完的综艺节目呢!”郑秋怡说道。

“……”苏月说到,“没有了,妈,晚安。”

跟妈妈结束通话后,苏月长呼一口气,要是刚才郑秋怡继续追问苏月到底是因何借那件灵器,苏月还真有些不好招架。

说实话嘛!郑秋怡听了之后,肯定会无比八卦的追问一堆事情。

不说实话嘛!郑秋怡完全可以说,不老实交代,她就不借那件灵器,那样的话,苏月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幸,最后郑秋怡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直接将那件飞行灵器借给了苏月……

“妈妈刚才说,回头就安排人给我送来那件飞行灵器,估摸一下时间,那件飞行灵器,这一两天应该就会送到我的手上。

等拿到那件飞行灵器之后,我先不告诉林立,把他叫出来之后,再拿出来给他看,给他个惊喜……”苏月嘴里自语道,然后起身前往厨房去拿冰淇淋。

…………

“卡察”

卧室的房门打开,身材匀称,气质沉稳,穿着睡衣的帅气中年大叔走进卧室。

刚洗完澡的苏晨走进卧室后,看到自己原本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此刻出现在自己妻子的身边。

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不是那种会偷偷查自己手机的女人,现在手机在自己妻子身边,大概率是刚才有人在自己洗澡的时候,给自己打了个电话。

于是,他开口询问道,“秋怡,刚才谁给我打电话了吗?”

背靠着床头,脸上敷着面膜的郑秋怡,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综艺节目,听到自己丈夫的询问,她没有抬头,嘴上回答道,“是小月,她刚才给你打了个电话。”

“嗯?!

”苏晨没想到,是自己的宝贝女儿给自己打的电话,要知道,女儿已经很久没给自己打电话了,一般都是给她的妈妈打电话。

现在知道女儿打电话给自己,他心里挺开心的,不过,他很快又为自己错过了女儿打给自己打的电话,而感觉有些懊恼。

“小月打电话给我,有说什么事情吗?”

因为错过女儿打来的电话,而心里有些懊恼的苏晨,来到床边坐下,拿起妻子身边放着的手机。

他一边打开手机的通话记录,查看女儿什么时候打来的电话,一边对正在看综艺节目的妻子询问。

脸上敷着面膜,正看着综艺节目的郑秋怡随口说道,“她打电话来,想问你借一件之前你在拍卖会上拍下的灵器玩一下。”

“哪件灵器?”苏晨拍下的灵器有不少,家里的收藏室内摆了好几个柜子的灵器,听到妻子这么说,他根本就猜不出女儿要借哪件灵器。

“她要借的是半年前,你在拍卖会上花了五个亿拍下的那件飞行灵器……”郑秋怡说道。

“是那件灵器啊!我记得小月之前玩过那件飞行灵器,当时她还说这件飞行灵器没啥意思……”

苏晨回想着女儿之前拿着自己拍下的那件飞行灵器,在天上飞行的画面,嘴里自语到。

同时,他看到手机的通话记录上显示,女儿结束通话的时间就在五分钟前……

这时,苏晨心想,自己要是洗完澡不去楼下的花园坐一会儿,而是马上返回卧室,就能从妻子手中拿过电话,跟女儿聊一会儿了。

郑秋怡点点头,没有说话,不过她撇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看到丈夫的脸上满是懊恼的神色,夫妻这么多年,自然一下子就猜到丈夫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

于是她开口劝说道,“我说你呀!想跟女儿打电话就打,女儿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好纠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