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天寒兽声音落下。

场中,寒气飘扬了起来,方圆十丈之内,尽数被白色雾气所覆盖。

在场所有人,都是感觉浑身一冷。

就连剑门之内的众人,也是觉得像是一下子进入了寒冬之中。

嘎嘎嘎。

有人冻得哆嗦,牙齿都在打颤。

哗哗哗!

寒气瞬间以天寒兽为中心,卷动起来,如同龙卷风,而凤眼处,正是天寒兽。

距离天寒兽最近的钱孙之,感觉最是强烈。

现在他,感觉如坠冰窖,四周都是寒冷无比。

那种寒意,并非单单触及皮肤,而是似乎,深入灵魂的寒意!

在这寒意之下,很快,他就意识逐渐溃散。

即使身后的紫灵鹤,散发出紫光,为他驱逐这寒意。

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很快,他四肢僵硬起来,无法动弹,寒意从皮肤,逐渐进入他的血管,他的经脉,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寒意之下,钱孙之逐渐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不断下坠,下坠进入一个无边的黑暗之中。

“快醒过来,快醒过来!”

他知道,一旦任由自己陷入那黑暗之中,自己就死了。

但是,无法阻止!

很快,他的世界,彻底被黑暗所覆盖!

外界。

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中,钱孙之整个人,和之前那几个清风宗的弟子一般,都是化作了冰雕!

脸上带着一丝挣扎和迷茫,身后的紫灵鹤,也早已不见了踪迹。

绝寒领域,乃是绝寒录中,威力最强大的杀招之一!

便是将敌人,拉出自己所创造的绝寒领域之中,然后从内向外,将对方冰冻!

原本,如果天寒兽实力稍弱一些,钱孙之是可以挣脱出来的。

但是可惜了,天寒兽在境界上,与其相差无几。

在实力上,也是差距不大!

如此这般状况下,钱孙之也就丧失了逃生的希望!

天寒兽呼吸微微急促起来,显然这绝寒领域的开展,与他而言,也并非没有代价。

不过看着面前,化作冰雕的钱孙之,天寒兽嘴角噙笑。

而后右手一握,“死吧!”

“孽畜岂敢!”

高空之上,一声爆喝。

一道身影,从轿辇之中腾空而出,然后一掌抓向天寒兽!

身影如电,转瞬间,便已经跨过了百丈距离,到了天寒兽面前。

可惜……

天寒兽五指一缩,像是捏着什么。

咔嚓!

钱孙之所化的冰雕,在一声碎裂之后,轰然化作无数冰块,破碎散落一地!

钱孙之,身死!

“不!”

那高空急电而来的身影,自然便是清风老人。

他看着化作一地碎冰的钱孙之,眼睛瞬间红了。

“我儿!”

他发出一声惨呼,身影到了碎冰堆前,看着一地碎冰,眼神逐渐狰狞起来。

原本,他是机会就下钱孙之的,但是没想到,天寒兽使出了绝寒领域,而且太快了。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钱孙之便是已经化作冰雕。

本还想拿下天寒兽,说不定钱孙之还有救。

但却没有想到,这天寒兽,这么干脆利落,直接捏爆了钱孙之!

他转过身来,双眼通红,面目狰狞,仿佛恶鬼一般,目光死死锁住了天寒兽。

而后目光又在其身后的剑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

他抬起手,一一指过,恨声道:“孽畜敢杀我我儿子,我今天,便要你们剑门,为我儿陪葬,用你们的血肉,来祭拜我儿亡魂!”

闻言。

剑门之内众人都是一脸意外。

“钱孙之,竟然是清风老人的儿子?”

显然,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

他们只知道,钱孙之乃是清风宗的首席弟子,这其中的纠葛,却是不知。

没想到,这钱孙之,根本就是清风老人的亲生儿子!

这下子,双方已然是不死不休了!

杀子之仇,清风老人焉能忍受?

剑门众人,脸色巨变。

但是很快,便是释然了,原本对方打上门,便是决定拿下剑门。

本就是你死我活的生死之敌,再多些仇恨,又有何惧?

不过,清风老人本就是实力恐怖,如今心绪失守,心智混乱,只怕动起手来会更加不顾一切。

“这还不简单,想和你儿子团聚,我送你下去,让你们父子团聚便是,这样如何,老东西?”

这时,一道声音,清晰传入众人耳中。

说话的正是天寒兽。

天寒兽脸上的,带着戏谑之情,看着清风老人。

清风老人双眼一眯,手掌握拳,死死盯着天寒兽。

“一只孽畜而已,侥幸化作人形,便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也罢,今日,我便亲手拿下你这孽畜,在你体内种下禁制,为我儿守墓!”

清风老人早就看出来,这天寒兽,虽然是人形,但是本体乃是妖兽。

当下,没有再迟疑,立刻出手!

只见他手掌化爪,瞬间抓向天寒兽。

那一爪,在空中不断放大,到了天寒兽近前之际,便是已经化作了一个小山一般的巨大利爪!

利爪狠狠一抓。

碰!

天寒兽没有选择硬憾,而是身影一扭,躲闪开来。

在原先站立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山般的巨坑,深不见底。

随即利爪一转,再度抓了过来。

天寒兽再次闪躲,如此这般,闪躲了数十次之后。

天寒兽眼神有些低沉起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对方乃是玄煌后期,灵力与他想必,近乎无穷无尽。

这般无意义的消耗,最后吃亏的绝对是自己!

想清楚这一点,天寒兽决定不再躲闪,而是正面硬憾。

这一切,说起来繁琐,但是也就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

天寒兽的速度,也是让清风老人略感吃惊。

这孽畜,难怪能化作人形。

的确是有些本事在身上的。

轰!

再一次抓下,天寒兽终于是没有再躲闪,而是运转周围寒气,在身前,凝聚出一个护盾。

但是这个护盾,在清风老人一爪之下,直接溃散,消散在虚空中。

天寒兽喉咙一滚,一口鲜血猛然吐出,而后身躯直接倒飞出去。

落在地上,弹起好几次,像是一个破就布娃娃一般。

他艰难起身,嘴角溢血,身上也有好几处骨骼断裂。

好在,终于是挡下了。

剑门众人,见到这一幕,都是心底一颤。

玄煌境后期,与玄煌境初期,相差如此之大?

这天寒兽,似乎是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啊!

直接单方面被吊打?

怎么差距会这么大?

就在众人不解之际。

刷刷刷!

几声破空声,刺破了白色雾气,激射向清风老人。

那是三把冰剑!

正是天寒兽所凝聚爆发出的。

但是,清风老人却是一脸风轻云淡一般,随手一抬,画了一个圈。

灵力迸发,三把冰剑,直接破碎开来!

天寒兽眼底一沉,脚下一动,双手一合。

“绝寒领域!”

无边的雾气,再次出现,将清风老人的身影,包裹在其中。

绝寒领域,再次发动!

但是在绝寒领域中的清风老人,却是一动不动。

反倒是略带兴趣的,查看这四周。

“这法门倒是好法门,可惜了,在你这等孽畜手中,倒还真是暴殄天物了!”

天寒兽额头,滚滚汗滴。

显然维持这绝寒领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清风老人摇摇头,随即身上灵力翻滚。

身后,一个紫色灵鹤,勾勒而出。

“破!”

他一指指向上方。

紫色灵鹤发出一声鹤唳,冲天而去!

咔嚓!

绝寒领域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空洞。

这个空洞一出现,绝寒领域瞬间告破,其内的寒气,顿时顺着那个空洞,喷薄而出!

四周白茫茫的雾气,也尽数退去!

原地,天寒兽眼中,已是有了惊惧之色。

这清风老人的强大,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这般随意,这般轻松,便是破去了绝寒领域!

其实,这还是因为,境界实力上,相差太多!

绝寒录本身,乃是一门十分高深的法门,品阶极高。

那会如此轻松就被破解?

主要还是因为,他实在太弱了。

这一点,天寒兽也是清楚的。

如果他的实力,和清风老人相近,哪怕是稍微弱上一丝,清风老人,也不会这么轻松就会破除。

甚至,还不会被破除!

说到底,还是实力相差太多!

清风老人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看着天寒兽。

“我要以你剑门众人的鲜血,来祭奠我儿在天之灵,去死吧!”

清风老人脸上的表情突变,瞬间狰狞无比。

浑身上下,蒸腾起紫色的雾气,竟是灵力直接雾化,化作紫雾!

带着滔天的恨意,清风老人右手握成拳,然后轰击而出!

拳头上,带着浓烈到近乎实质的杀意,撕裂了空间,发出阵阵哀鸣声。

天寒兽此时感觉,好像一座山横压而来。

体内灵力运转晦涩起来,生不起反抗的心思,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有种窒息的感觉。

仿佛下一刻,便是自己的死期一样,而自己,却根本无法做出什么反抗的动作!

但是天寒兽,却不服气。

虽然不能反抗,但是他眼睛瞪大,恶狠狠地注视着那一拳,双手也在不断颤抖,要挣脱这种压迫感。

但是,无用!

这次,清风老人面对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已是用上了大半的力量。

这一拳,还带着怨气与杀意!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天寒兽必死无疑时,剑门众人,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心中也是升起了绝望之意。

天寒兽一死,下一个,便是他们了!

“唉,绝寒录被你练成这样,真是浪费。”

一声轻叹,传入众人耳中。

天寒兽身躯蓦然一震,而后面露喜色。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