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缺不管身上的腥臭味儿,盘膝而坐,如今体内刀气有百道,是该炼体了。

按照刀皇所说的,霸刀之法,刀气炼体,刀意淬骨,杀意炼魂。

体内刀气有百道,方可以炼体,刀意如实质方可炼骨,杀气化雾方可炼魂。

绝杀霸意,如今自从领悟以来,一直没有增长过,炼骨的要求达不到。

至于杀气嘛,只有杀戮才能让杀气增长,炼魂也做不到。

吴缺还从来没用刀气炼过身体,要炼体,心里有些紧张。

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调整状态,心彻底静下来的时候。

“就从握刀的右手开始炼吧!”

意念从上百刀意中,分离出一丝刀气,游入右手拇指。

按照霸刀传承之法,控制着这一丝刀气,意念起,那一丝刀气爆炸开来,化作无数细小的刀气穿梭在血肉之中。

被利器切割的痛楚从拇指直达心底。

十指连心,锥心之痛。

“炼!”

无数细小的刀气开始与血肉融合。

持续了半个时辰的融合,才消耗了那一丝刀气。

炼体后,血肉中出现了淡淡金色。

接着,抽取第二道刀气,炼入食指。

两根手指的血肉吸收刀气之时,吴缺感觉有些头重脚轻。

精神高度集中,累的太快。

稍作休息,再次开始炼体。

两天过去了,最开始的时候,淬炼手指很快,淬炼手掌的时候,就慢很多。

第二天早上,手掌才淬炼完成,上百刀气耗尽。

在这偏僻的地方,倒也好,没人打扰。

两天的成果,被刀气炼化的手掌部位,血肉中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自主生出刀气,融入吴缺身体之中。

有收获,吴缺来了兴趣,用黑刀将一旁大树树干挖空。

吴缺开始了炼体计划。

修炼周而复始,体内没有刀气了,就修炼刀气,有刀气了,就炼体。

吴缺的打算是,练出刀身之后,再去找苍黎山。

这一炼,就是两月。

最初的时候,吴缺只能控制一丝刀气。

随着操作次数增加,熟能生巧,现在的吴缺控制刀气炼体,能巧控四条。

他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第一阶段的炼体完成了。

初步完成刀身之体,身体能够自主产生数量不少的刀气。

吴缺以后也就不用每次施展拔刀之后,还得抽空恢复刀气了。

走出树洞,吴缺施展拔刀技,拔刀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且刀气直接流入刀身,一刀的爆发力增强了许多。

吴缺初步计算了一下,这一刀,估计能伤了之前那个拿棍偷袭自己的修士。

自初步炼体成功的那一刻起,身体自行生产刀气,超过百道刀气之后,刀气没有了之前那难以增长的感觉。

满意收刀,“等第二次刀气炼体,我就能成为御刀后期了,那时,在南域也算一个强者……。”

就在吴缺在幻想的时间,美好的想法被暴喝声打断。

“小子,老子看你往哪里跑……。”

顺着声音看去,吴缺笑了,暗道一声,这个世界还真的小啊!

那被一个赤膊大汉追杀的人,一身打扮骚包,正是坑了吴缺的无良。

吴缺看见他,无良也看见了吴缺。

“吴缺大哥,救我啊!”

无良很快跑到吴缺身边,躲在吴缺身后。

那大汉一身气息浑厚,灵力澎湃,显然是个是个炼体后期的修士。

看他穿着打扮,是个散修。

他见吴缺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笑了,“无良,无缺,你哥俩谁也跑不了,敢骗老子的丹药……。”

吴缺没有废话,直接施展拔刀之法,一刀过去,恐怖的刀气从大汉身边斩过,地面上留下了一尺深的刀痕。

“滚!”

大汉着实被吓了一跳,那一刀落在他身上,不死也残疾,遇到狠人。

“无缺,无良,你们等着。”(大汉认为,两人都是“无”姓)

放完狠话,大汉转身就跑。

无良苦着脸,原本在想,等吴缺与大汉打起来,在找机会跑,但剧情与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吴缺转过身,盯着无良,那目光似要吃人。

无良有些怕了,“大哥,那天在酒楼,我确实内急,等我回去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你信吗?大哥。”

吴缺的手,没有离开刀,保持着随时拔刀的姿势,“你觉得我信吗?”

无良哭丧着脸,“大哥,你放过我吧,我爹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啊!我爹年纪大了,要是我出事了,就没人孝敬他了。”

吴缺被逗乐了,但吃一亏长一智,要是信了无良的鬼话,那就白活了。

“大哥,这是一百五灵石,你让我走吧。”

吴缺道:“六瓶果酒,我把灵器给了天下居。”

“啥?大哥你傻……,不是,大哥你吃亏了啊,灵器价值上千灵石,酒钱才一百二啊!”

说着,无良那贼贼的眼睛还白了吴缺一眼。

盯着吴缺那瘦小的身体,暗自想:长得像猴一样的笨蛋。

吴缺手从刀上移开,握着拳头,直接开工,无良的脸上挨了一拳。

“坑货,我打死你,敢坑我。”

无良捂着被打的地方,后退几步,“小爷我靠脸吃饭的,你打我脸……。”

“小爷和你拼了。”

无良还手了,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杆长枪,“是你逼我的,打人不打脸……。”

吴缺恐怖的杀气锁定无良,刀气爆发出来,一刀过去。

刀气落在了无良身上,一阵清光出现在无良身上,挡下一刀。

“我的护身玉符啊!你个杀千刀的,玉符是一次性的,你……。”

见吴缺入鞘的刀又要拔出来,无良怂了。

护身玉符只有一枚,抵消了那一刀,就不能用了,如果再来一刀的话。

不敢想!

“大哥,我错了!我赔你灵器,你放过我吧!”

“晚了!”吴缺说完,上去就是一顿拳头。

“你个缺心眼,别打脸啊!”

“你这个无耻的恶徒,你欺负人。”

“哥啊!你解气了就饶了我吧!”

吴缺停手的时候,无良已经失去帅气得了脸。

他脸肿得像猪头。

“我长这么大,还没谁打过我,还打脸。”

“嘶~。”无良摸着脸,好疼啊!

“坑货,等会儿我歇歇,我打不死你。”

吴缺的话刚落,远处来了七八个人,他们打扮同意,武器统一,扛着百多斤的重锤,威风凛凛。

为首的是被吴缺吓跑的大汉。

是追杀无良的那个大汉带着人来了,这速度也够快的。

就随便打了一顿无良,寻仇的人就来了。

“草,无良,老子被你拉下水了。”

吴缺转身就跑,这几个大汉,除了带头的那个,其他的全是炼体后期。

七个炼体后期的家伙,看看那重锤,吓人。

吴缺一跑,无良赶紧跟上,“大哥,你等我啊!”

被人追的感觉不好,当然,美女除外。

吴缺,无良逃跑,八个大汉在后面追。

这一刻起,南域俩祸害,开始了坑人的道路。

路上,吴缺问:“坑货,你干了什么?”

“大哥你说啥?”

“你干了什么,人家追杀你?”

无良笑的很贼,那笑容出现在猪头一样的脸上,绝了,吴缺想笑。

“大哥,那家伙得了一颗筑基丹,我看是好东西,就把他丹药给骗来了。”

吴缺:……。

见吴缺没话,无良问:“大哥,你不会不知道筑基丹是啥吧?”

“炼体修士要晋级筑基,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有了筑基丹,就增加百分之三十的几率。”

“整个南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炼丹师能炼制筑基丹。”

“筑基丹有价无市,我手里这颗,至少能卖六千左右灵石,这是保守估计。”

吴缺觉得自己好幸运,走了一条不一样的修炼之路,根本不需要筑基丹。

“坑货,你这是断人前途啊……。”

无良认真的道:“大哥啊,我这是替天行道好不好,他的筑基丹,据说是抢来的。”

“他抢了别人,我骗了他,这很合理吧。”

吴缺竟然无言以对。

“无良,那我抢了你的筑基丹,也是很合理的吧?”

“额!”

无良凌乱了,好像说错了什么话。

后面有哪些大汉在追,前面有吴缺这狼!

“大哥,我可是你的小弟,你不至于抢了我吧?”

吴缺懒得跟他废话,“交出来,不然我将你抓了交给他们。”

无良苦着脸,这是为他人做嫁衣了,“我命苦!”

一个小小的透明水晶瓶子,里面躺着“六味地黄丸”大小的漆黑丹药。

吴缺没有见过筑基丹,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无良。

这人可信不得。

无良肉疼的看着瓶子,心里嘀咕:早晚我得弄回来。

“等会儿,我怕你坑我,我得让那个大汉验证一下。”

“啥?哥啊!现在跑他们还追不上我们!你还要等他们?你有病啊!不行,要等你等,我先走了。”

吴缺伸手揪住无良的衣服,“我的碧水剑被你坑没了,这丹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要是跑了,我去哪里找回损失。”

“吴缺,你个坑货,你是要害死我啊!爹啊,救命啊……。”

吴缺可不管无良如何哭闹,原地等着。

八个大汉追上来,距离百米距离的时候,“两个混蛋,跑不动了吧?”

吴缺晃着手中瓶子:“你们站住,不然我把筑基丹吃了。”

先前追杀无良的大汉连忙拦住其他人,停在原地:“兄弟,别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