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嘿……。”风雨楼主的力量消耗没了,纪无良乐呵呵的傻笑着。

再也没人管着自己了,也不用回风雨楼了。

“多少次生死存亡,我都舍不得用老爹留的力量,这一用,就换了我的自由,真爽!”

此刻,吴缺身上的霸意气息消失了,仿佛一把随时出鞘的刀。

霸骨之中的霸气,比以前多了些,绝杀刀意缠在霸骨之上,隐约有与霸意融合的趋势。

睁开眼睛,就看见无良瞪着自己傻笑。

“卧槽,无良,我喜欢女的。”

“额!老大,我也是正常的好不好。”纪无良对吴缺的称呼,已经变了。

之前,无良只是利用吴缺,现在他是投资,他是这样想的。

不过这投资和利用,根本就没啥区别。

纪无良现在只是不会再想着怎么去害吴缺了。

“你正常吗?刚刚那笑容,这的太不正常了。”

无良的脸很肿,他自认和蔼的笑容,略显猥琐。

“走了,等下那些瘪犊子追来,咱俩可打不过。”

“嘿嘿!大哥,那些人我估计是迷路了。”无良隐瞒了铁锤帮众人被他老爹灭杀的事情。

“咱们在这里已经超过一个时辰了,要追来,早就追来了。”

“老大,我看咱们该去杀妖兽了,为了赚钱。”

“老大,我跟你说,妖兽岭可有意思了,咱们在这里呆几天,小弟我带你去泡妞。”

这话听着就有问题,吴缺鄙夷的看着他,“妖兽岭除了妖兽,还是妖兽,你不会想泡母妖兽吧?”

“我……。老大你在想啥啊?要是化形母妖我倒是有想法,我以前可见过一只狐妖,化形的,长得那个魅惑啊!想想都激动。”

……。

吴缺没话说了。

尼玛,还真打母妖兽的主意。

都是吴缺孤陋寡闻了,在这多姿多彩的苍黎大陆上,人妖恋的狗血事情多了去了。

但那也只是化形的妖,没人会去抱着一头还没化形妖兽。

妖和妖兽的区别是很大的。

吴缺此刻对无良,那是鄙视加嫌弃,尽量保持距离。

……。

妖兽岭,妖兽千奇百怪,无良就像是妖兽字典一样,竟然没有一只是不认识的。

这让吴缺学到了很多。

什么灵草,灵物,妖兽品种……。

“老大,那个是跗骨草,有毒,别动。”

“大哥,那个小兽很凶,又没有用,别动。”

“老大,那是紫蛇果,可以卖钱,用手拔会让它失去灵气,你别动。”

“卧槽,百年年份的九叶双花,老大,你别靠近,你别动。”

这一天,吴缺听得最多的,便是“别动”二字。

这一天,吴缺的知识丰富起来,脑海里出现了各种灵草的作用,还要它们特殊的采摘之法。

也懂了很多妖兽情况,一些看起来温和可爱小妖兽,却很危险。

一些身躯庞大,长相凶恶的妖兽,却很温和。

大千世界,当真是无奇不有。

一天的相处,吴缺对无良有了不少好感,可能是从小没有个朋友的原因。

在森林里上蹿下跳,忙了一天的时间,红日渐渐西沉,晚风清冷。

“老大,我们得找个地方休息了,晚上的森林可不安全。”

吴缺握着刀,小心翼翼的用树枝挖着一颗星灵草,“别急,等天黑了,咱们再找地方休息,现在多挖点灵草。”

“吼~!”在这时,是某种大型妖兽的咆哮声突然传来。

吴缺被吓一跳,手一抖,手指碰到星灵草,灵草立刻枯萎。

“尼玛啊!”

这颗星灵草灵气逼人,至少也是十几年的年份了,几颗灵石就那么浪费掉。

“无良,刚刚那种是什么妖兽的声音?”

“老大,这是二级妖兽岩熊的声音,这种妖兽身躯庞大,凶残,暴躁,力大无穷,身体毛发像是覆盖一层岩石一样,很难对付的。”

“刚刚那种声音,应该是被人激怒了,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招惹它了。”

丢下树枝,吴缺道:“咱们走了,等会儿遇到那种打不死的怪物,咱们两个都要倒霉。”

乌鸦嘴,好的不应,坏的灵。

说的就是吴缺。

不远处,四个慌慌张张向吴缺两人这边飞奔而来。

为首的是个女子,身穿白色紧身女士铠甲,手持长剑,在她后面是三个身穿白色长衫的男子,其中一人抱着灰色皮毛的小熊一只。

四人身上都有些血迹,看来是受了伤。

“卧槽!”吴缺骂了一声,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那十几米高的巨熊咆哮着,身上散发着灰色的光芒,它一步十几米远,巨大的身体落在地上,地面震动,它奔跑的时候,一棵棵巨树被撞倒。

“老大,二级巅峰的岩熊!我们…。”

“我草,你们几个赶紧滚,别过来!”无良怒吼,可是那四人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一样,直接冲了过了。

“两位道友,我们是冰宫的弟子,还请你们出手相助!”

“帮你大爷啊!草!”吴缺抓着无良的手臂,“赶紧,神行符!”

神行符撕开的那一刹那,吴缺和无良傻眼了,岩熊一声咆哮,一拳锤在地面,一圈土黄的气浪以巨熊为中心扩散。

这无差别的攻击之下,吴缺两人,偷岩熊崽崽的四人,全被气浪冲飞。

“噗~!”

吴缺直接喷出了鲜血,“这怕不是二级岩熊吧?”

“糟了,老大,这他妈是灵兽啊,是岩熊中的熊王!”

“熊王有一定的灵智了,咱哥俩被这几个贱人坑了,现在熊王已经盯上我们所有人了。”

无良所说,并非如此,只见熊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抱着熊仔仔的那个弟子,口中发出阵阵低吼。

吴缺靠近无良,压低声音,“赶紧,神行符准备,我们找机会跑路。”

面对熊王的咆哮,那弟子直接将熊仔丢给他身边的人,熊王的目光转移。

“师姐,接着。”

那弟子害怕,又把熊仔丢給了为首的女子。

那女子脸色煞白,看着怀里的熊王幼崽,心里悔不当初,干嘛去偷熊孩子啊!

突然,她把目光放在了离她最近的吴缺身上。

“死女人,你要敢陷害…。”话不得说完,熊孩子已经到了吴缺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