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落的人口,除去三十几个小孩,和七八个已经不能动的老人,还有两百劳动力。

历经一月,一处山清水秀的山崖上,盖起了山寨。

吴缺正式当上了寨主。

有无良这个全能的家伙在,吴缺基本没管山寨的建设。

整座山寨的建设,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无良要建的是最好的山寨,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了一批炼体期的家伙。

带着村民,一个月,建造了一座漂亮的山寨。

最高的山顶上,还修出了宫殿一样的阁楼,按照无良的话说,山寨的大殿就得好看,就得霸气。

就是因为这座阁楼的建造,花去的灵石太多,一招让吴缺回到了解放前。

作为称门面的建筑,这座阁楼被无良弄了好几个阵法笼罩。

一品聚灵阵,一品杀阵,一品防御阵…。

山寨竣工的这天,傍晚,吴缺坐在山崖顶,看着妖兽岭,这古老的森林里,一些飞行妖兽盘旋在上,一阵阵妖兽的嘶吼,给森林披上了神秘的色彩。

妖兽岭,是发财的地方,也是埋骨的禁地,千万年来,不知道多少修士死于妖兽岭,成为了妖兽的食物,千万年以来,妖兽岭也养活了整个苍龙南域的修士。

太阳从一望无际的森林边缘落下,山寨的管家于云天找到吴缺:“寨主,属下有一事求寨主。”

“说吧!”

“寨主,村里几个长者找我商议,他们希望能够住在山寨,他们会为山寨耕种,帮助山寨的日常杂务之事。”

吴缺道:“你也知道,山寨并无安全,他们来山寨,万一有一天,山寨…。”

吴缺没有再说下去,相信于云天明白自己的意思。

于云天道:“长者们说,愿意与山寨共存亡。”

吴缺懒散的瘫在躺下,看着天空,“你自己决定就行了。”

“谢寨主,属下告退。”

没过多久,无良也来了,他大大咧咧的坐在吴缺身边,“我发现当老大的就是爽,啥也不用干。”

吴缺白了他一眼。

无良站起,一副气愤的样子:“老大,你啥意思?你那个眼神怎么不对劲啊你!我累成这样子,你居然没有同情心,还对我翻白眼啊!”

“你个小没良心的。”

这话怎么听着不对劲啊!

吴缺道:“别闹,于云天刚刚来找我,说要把村落里的人全部弄上山寨来,我同意了。”

“同意就同意吧,你是我大哥,你说了就算。”无良重新坐下。

“大哥,明天,咱们就可以举行开寨仪式了,据我观察,山寨里很多普通人或者孩子,都有修炼的天赋,但测试天赋这些事,我也不懂,我去请个人来弄。”

吴缺坐了起来,“你能请到测试天赋的人?”

无良点头,“让他加入我们都没有问题。”

“老实说,你什么身份?建造山寨的时候弄一堆炼体修士来,现在就连测试天赋的人都能弄来了。”

“老大!我说了,你会不会赶我走?”

“你是缥缈剑阁的?”

“风雨楼!我爹是楼主。”

吴缺坏坏的笑了起来,居然和风雨楼撘上,距离弄死缥缈剑阁的路又近了啊!

无良这家伙,确实是个宝贝。

“老大,你别笑,我害怕。”

"无良,要不你找你老爹弄几个强者过来。"

"额!老大,这个不行,风雨楼又不是我爹一个人说了算,但我可以弄一个筑基的高手来帮忙测试。"

“还不快去,把人赶紧给我弄来,明天开寨,咱就开始测试寨里人的天赋。”

无良拿出传音灵符,对着灵符说了句:“老爹,今晚把欧阳老头给我弄过来保护我的安全,我还在妖兽岭入口。”

“这就行了?”吴缺没有见过传音灵符,拿过来检查,发现灵符上的灵气已经没了。

无良道:“这个是一次性的。”

“不说了,我去森林入口等欧阳老头。”

无良走后,吴缺开始练刀。

这段时间一直在练刀,霸骨升华了,身体经过了一次刀气炼体,提升刀气的速度很快。

一个月过去,吴缺体内的刀气多达两百九十多道,只差几道,便能达到三百刀气。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山寨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忙碌,为明天开寨仪式做准备。

山崖顶端,吴缺也终于停下练刀。

体内刀气三百了,淬体之后,便是御刀后期。

他站在山崖顶,迎着罡风,开始炼体。

第二次炼体,比第一次快很多,吴缺有信心明天早上完成。

村民在忙着为明天的仪式准备,吴缺在忙着炼体,无良忙着赶路。

他一脸不爽,路上嘀咕:“我以前可是少楼主来着,一直都是我指挥别人,现在换人指挥我了,还是个没良心的老大。”

“我命怎么就这么苦啊!要不是我为了我老爹的地位,为了以后我能逍遥快活,我怎么会干这种事。”

“不行,累死我了。”

下了山的无良,一路走走停停,看到到了妖兽岭入口的时候,月色下,一拄着拐杖的老叟早就等在那里。

“欧阳老头,我在这里。”

无良出身,老叟像是鬼魅一样,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无良身前。

“少爷。”

“老头,你怎么这么快啊?就到这里了。”

老叟微微一笑,“少爷,我是飞着来的。”

筑基修士,已经摆脱了束缚,已经能够凌空飞渡,只是灵气消耗很可怕。

这老人,吴缺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姓欧阳。

很久以前就在风雨楼了。

据说是他爹救了欧阳老头。

欧阳老头在风雨楼比较特殊,他不听从风雨楼任何人的命令。

一直把自己当成纪家的仆人。

只为纪家效力,别看他风烛残年的样子,据说杀人的时候,一点不含糊。

就连风雨楼那些长老,也对他敬而远之。

“等我弄出了飞行符,我也能飞……。”无良嘀咕着。

欧阳老头笑呵呵的道:“飞行灵符是二品,少爷还得努力哦。”

“对了少爷,老爷让我把这个给你,老爷说,让你跟着那小子的事情,他不强求了,一切看你的决定。”

欧阳老头拿出一份玉简,无良展开,上面写着吴缺二字。

这是一份情报。

吴缺,十八岁,缥缈剑阁外门弟子……。

情报上,详详细细的记载着吴缺的一切。

尤其是上面用红色标注的字,“魔头刀皇传人”。

无良收起了玉简,“欧阳老头,我相信我自己的选择,只是老大这情况不妙啊!”

“万一被人知道他在这里建造山寨,那还不得出事。”

欧阳老头笑到:“少爷,你现在这副模样,除了我和老爷,也没人认识你。”

无良一拍脑袋,道:“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易容,改名,不就成了。”

“欧阳老头,走了,我带你去见我老大。”

看着无良的背影,欧阳老头叹息:“少爷,不知道你选择是不是真的正确,如果是丹田还在的霸骨者,那倒是妥妥的潜力股,可是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