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兽岭外围,二级妖兽活动的区域。

四大势力之一的缥缈剑阁弟子罗霄和四个师弟,冰宫上次招惹熊王的女弟子阮秋和那三个男弟子。

一行九人,合伙猎杀妖兽。

他们离开宗门历练,上一次进入妖兽岭,罗霄被打劫了,阮秋被熊王攻击。

他们空手离开妖兽岭,在凉城呆了一段时间,又跑回妖兽岭。

这几天的合作,他们收获颇为丰厚。

斩杀了一头二级碧眼黑虎,罗霄很绅士的看着阮秋,满目爱意,“阮师妹,碧眼黑虎的尸体归你。”

阮秋略显羞涩,“罗师兄,谢谢你。”

这两人眉来眼去的样子,旁人只好把目光放在远处,那泼狗粮的举动,着实让人尴尬。

阮秋含情脉脉的看着罗霄,“罗师兄,我们的储物袋满了,要不我们先去凉城卖了材料,再回来。”

“就算不满,咱们也该离开了,阮师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天天在妖兽岭也不好,咱们回去休息两天再来。”

“好哒!罗师兄说了算。”

九人离开妖兽岭,罗霄和阮秋走在前面,两人贴在一起,就差拉手了。

刚刚走出大森林,就看见靠在远处巨石边上的八人。

“是你?”

罗霄和阮秋异口同声,似心有灵犀。

他们不认识已经易容的吴缺,却认识无良。

喊口号这种事情,肯定不能吴缺来做,要面子的无良也不干,于云天,这个山寨管家自然站了出来。

“你们站住!妖兽岭是我们的山,妖兽是我们的兽,灵草是我们种的,交出八成,你们走,不教你们死。”

于云天有点怕,他从罗霄和阮秋的打扮上,已经认出了他们属于剑阁和冰宫。

要是以前,看着这些人,他早跑了。

现在头上多了两位寨主,不喊口号不行。

吴缺和无良也是诧异万分,这第一单竟然会落在这两人身上。

吴缺看了一眼于云天,“管家,咱们不能太狠了,咱们要有原则,不然以后谁还来妖兽岭。”

“咱也从今天开始,不杀人,不抢女人,只打劫,只要他们一半的财产就好,重新喊口号。”

“好的,寨主。”

于云天鼓足了气势:“你们站住!妖兽岭是我们的山,妖兽是我们的兽,灵草是我们种的,交出五成在妖兽岭的收获。”

“尼玛,又来!”罗霄脸色难看了。

他看向吴缺,不认识,看向无良,“成都人呢?”

上次就是成都抢了他。

无良指指吴缺,“成都被我大哥杀了,这是我大哥无良公子,是我们的寨主。”

“既然是老熟人就好办了,你交出五成收获,旁边那个女人,你交出八成,当初陷害老子,老子差点被熊搞死,今天就是你的报应来了。”

阮秋很生气,“你算什么东西?敢抢劫我,找死……。”

说着,她就要动手,罗霄伸出手紧紧的拉着她。

“师妹别乱来,那个无良公子很可怕。”

他还记得,那个成都的一刀有多强,竟然被眼前的人杀了,那这人就更强了。

今天是栽了。

“罗师兄,不用怕,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吴缺不好直接出手,已经做了不暴露霸刀的决定,就不能轻易动手。

“无良,上去抢了……。”

无良动手了,于云天这个引灵巅峰的渣渣也硬着头皮,跟着上。

罗霄不敢动,阮秋却取出了一条长鞭,准备动手。

“哼!”突然一声冷哼传来。

落在阮秋耳中如同炸雷一般。

阮秋后退一步,眼中充满了恐惧。

“是筑基强者在附近?是谁?”

阮秋四处张望,什么也没有发现,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吴缺身上。

“无良公子前辈,你一个筑基,对我们这些小辈下手,你觉得合适吗?”

刚刚的声音不是吴缺发出的,而是偷偷跟来的欧阳老头。

吴缺打心里不待见阮秋,她在妖兽岭,祸水东引,要不是幸运,怕是被熊王给拍死了。

无良说抢她八成,吴缺觉得不够。

吴缺睚眦必报,陷害自己,那就接受翻倍的报复。

“你还敢反抗,罗霄留下一半收获,你们冰宫的人,留下所有的财物。”

阮秋拿着鞭子,却也是不敢动手了,她只是炼体修士,与气海凝聚的筑基修士比,她根本不入流。

这里所有人加起来,也就是筑基修士一巴掌事情。

反抗就是毫无意义的送死。

她愤怒的看着吴缺:“我是冰宫弟子,你这样做,会惹怒了冰宫。”

吴缺笑了,“惹怒冰宫又怎么样?”

吴缺不喜欢招惹人,是阮秋先招惹了吴缺,那次,她把岩熊的宝宝丢给自己,变相的是谋杀。

不杀阮秋,已经够意思的了。

“冰宫的怒火你承受不起。”

吴缺回答她的很简单:“无良,动手,要是谁反抗,我就杀了谁,冰宫的这些人,除了衣服,其他的全部留下。”

无良来到罗霄面前,伸着手:“一半,拿来。”

罗霄笑了,他没有放狠话,“这次是你第二次打劫我。”

无良也跟着笑起来,“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在罗霄的带领下,缥缈剑阁的弟子解下储物袋。

无良转移了他们一半的收获,把储物袋还给罗霄。

“我们是有原则的强盗,对你们好吧?”

罗霄没有说话。

今天他丢脸了,在喜欢的人面前丢脸。

“我们走……。”

罗霄走了,走了很远,罗霄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吴缺的背影。

他的笑容已经消失,一脸煞气:“无良公子是吧,哼,小小的筑基散修,不知死活。”

他身边的一个弟子问:“罗师兄,我们怎么办?”

罗霄咬牙切齿,声音冰冷:“立刻回剑阁,这件事先报告给长老们。”

罗霄已经离去,阮秋和她的三个师弟,根本就不敢乱动。

无良走过去,笑嘻嘻的道:“冰宫的美人,留下财物,你们走,如果敢私藏,我把你带回去给山寨的小弟们当宠物。”

她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死死瞪着无良,那眼神像要射出火焰一般。

她解下储物袋,丢下长鞭。

无良笑嘻嘻的捡起来,目光落在阮秋手腕上。

阮秋将手链摘了下来。

接着,无良指指阮秋头上,“那个珠花也是值钱的。”

她扯下珠花,头发散开,像个疯婆子一样。

无良完全无视阮秋的愤怒,道:“你也别愤怒,要不是我们寨主不允许杀人,我现在就把你弄回山寨去。”

于云天拿下另外三人的储物袋和武器,吴缺大笑:“感谢四位的配合。”

“有缘再见,我们撤了。”

今天是山寨开寨的日子,打劫一次就行了,寨子里的人还等着庆祝,等着喝酒。

吴缺带着人走了,一路上哼着曲子,手下的强盗愉快的笑着。

有人开心,就有人伤心难过。

吴缺带着强盗离开,阮秋的泪水滚了出来。

“你们这群混蛋……。”

“我要你们碎尸万段。”

“走,立刻回冰宫,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师尊,我要把他们全部剁了。”

在无缺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吴缺带着人回到了山寨。

阁楼里,只有成为了强盗的人,才有资格进入。

三层阁楼里,无良把储物袋全部丢给于云天,“管家,赶紧点点,我们收获多少。”

把所有打劫来的东西摆在大堂之中。

五个强盗负责分类,于云天负责记录。

“灵石三百,凡器五件,凶器两件,妖兽尸体五百七十六……。”

“十年灵草八十,百年灵草二十千年灵草一株。”

“亵衣五……。”

于云天踹了年轻强盗一脚:“瘪犊子,亵衣你说了干嘛?”

年轻强盗爬起来,一脸无辜,“亵衣也是财物。”

于云天给了他一巴掌,“人家穿过的亵衣谁要?”

“我要啊!这么香?”年轻强盗拿着亵衣闻了一下,那猥琐的笑容,令人头皮发麻。

这时,欧阳老头从外面走进,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公子,少爷,这次收获不小嘛!”

吴缺道:“收获倒是不小,可我们怕是要有麻烦了,罗霄和冰宫的那个女弟子,回去之后怕是很快就会带人来找我麻烦了。”

吴缺的话,让大堂里的气氛有些紧张,忙着点收获的强盗也停手了。

欧阳老头笑呵呵的,一点不担心。

“公子您放心,四大派都在忙着准备三年后的南域擂台战做准备。”

“也就是说,这段时间里,长老以上的人根本就抽不出手来。”

“万一两个真有个跑出来的,也就是筑基而已,到时候我和公子一人一个就是了。”

吴缺问:“南域擂台战是什么?”

不等欧阳老头回答,无良抢了话:“老大,这我知道,南域擂台战分为弟子战,长老战,宗主战。”

“三战拿了两个第一的,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掌握苍龙南域的所有资源,进入苍龙已经的名额会多出三个。”

苍龙遗迹,吴缺倒是知道一些,听说里面有很多宝物和机缘,进入遗迹出来的人,修为基本上都是一飞冲天的。

只是苍龙遗迹被四派共同掌控,外人想要进去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