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缺的意识,陷入黑暗之中,他一直在思考,自己如何生出属于自己的刀意。

黑暗中,吴缺的意识站在虚空,手中幻化出一把长刀。

脑海中回放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如同走马观花的回忆流过。

记忆了,都是这个世界的不公平。

出生之时,被命运欺负,不得见父母一眼。

儿时,被同为乞丐的人欺负,被陌生路人毒打。

长大来剑阁,被古长老陷害,差点身死。

“若当初有力量,他们岂敢?”

黑暗之中,当初欺负的乞丐出现在面前,吴缺生出了肃杀之气。

拔刀出鞘,一刀,那乞丐烟消云散。

接着是那些无缘无故暴打自己的路人,均是一刀。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古长老师徒,吴缺笑了,“我会亲自杀了你们,谁也救不了你们。”

那身影散了。

周围归于平静。

“这些都不是我要的!”

我的目的不只是报仇。

我要不公平的苍天破灭,我要这无情的命运埋葬。

刀再次挥出。

恐怖的气势爆发出来,霸气一刀斩出黑暗破碎,意识回到身体之中。

吴缺的骨体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金光之中,孤傲的霸气刀意诞生,只是吴缺不懂自己的刀意是啥。

此刻,剑冢上空,乌云密布,雷声咆哮。

许久之后,雷霆咆哮才停下。

金光内敛,吴缺的伤势早已恢复,只是这辈子不能再拥有丹田了。

感受身体,发现变化很大,体内潜伏着一股力量,虽然很少,但总感觉这种力量无穷无尽。

“谢谢师尊再造之恩。”

无缺跪下。

老人慈祥的打量吴缺,双目似看稀缺宝物一样:“你竟然领悟的是绝杀刀意,不愧是天生的霸骨,绝杀的霸气,这种刀意才算是真正的霸刀一道。”

“师尊,何为绝杀刀意?”

老人道:“出刀绝杀!无惧的决心,无畏的杀心,传说中最强的刀意。”

说完,老人抓起身边的黑刀,丢给吴缺,“吴缺,此刀是一件宝物,这些年师尊埋没了它,以后就让它跟着你。”

吴缺接过黑刀,拔出刀鞘,煞气铺面而来,刀身修长,二尺一分,通体漆黑。

“你是天生修炼霸刀的料子,绝杀刀意的存在,也让你不需要去学其他的刀法,那些对你没用。”

“我霸刀一脉的入门之法,拔刀,倒是适合你。”

拔刀,利用瞬间高速的拔刀攻击对敌人造成出其不意的一刀必杀,与剑修入门技拔剑大同小异。

一指点出,刀意落入吴缺脑海,那是拔刀之法,很简单。

老人道:“这剑冢之中,杀意重,煞气足,到是你修炼的好地方,去吧,九分努力,一分天赋,那才是真正的天才!”

吴缺领命,左手持刀,转身。

“吴缺,以后修炼,记住,刀意淬骨,刀气炼体,杀气炼魂。”

“是,师尊。”

吴缺觉得怪怪的,好像师尊在交代后事一样。

吴缺赶走两步,师尊的话再次传来:“对了,为师人称刀皇。”

……。

剑冢,入眼到处是锈迹斑斑的断剑,偶尔一把残剑会残留着灵气。

之前有师尊刀意护体,不知剑冢可怕,如今只身踏入,才知谷中煞气的恐怖。

吴缺不敢深入,只能在洞口周围练习拔刀。

简单的拔刀,吴缺练了十天,拔刀的速度比最开始的时候快了很多。

十天的修炼,除了拔刀之外,吴缺利用剑冢的杀气淬炼灵魂,短短的十天时间里,吴缺从一个废物蜕变成了修士。

刀意淬骨,刀气炼体,杀气炼魂,吴缺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刀修了。

十天时间,刀气承载霸气,拔刀速度很快,只听刀出鞘,也见巨石开。

这就是师尊说的御刀境界。

霸刀修士,与吸收灵气修炼的修士不同,境界划分上有些出入。

霸刀分为四个境界:御刀境界,人刀合一境界,无刀境界,万物皆刀境界。

一个境界相当于修真者的两大境界,吴缺现在御刀初期,不知道自己的战斗力有多强。

黑刀发出刀气,吴缺很开心,距离报仇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他像个孩子一样,欣喜若狂,赶紧跑回山洞,“师尊,我能发出刀气了。”

“师尊,你怎么了?”

往日回到山洞,总能见到师尊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今日,他已经垂下头,身上死气有些重。

“师尊…。”

刀皇缓缓抬头,他的脸色苍白,“吴缺,我到尽头了,你记住,早点离开剑阁范围,去苍黎山找我的老友,他看见我的刀,就知道你的身份。”

“你现在很弱,也不能让剑阁的人知道你修霸刀的事。”

“为师当年,被剑阁老祖李庆田所伤,被他困在剑冢之中,为师的心愿是他死在霸刀之下,等你有那份实力的时候,再去杀他。”

“这剑冢被大阵封印,从里面出不去,但李庆田那老儿每十年就会派一人进来看看我死没有,算算时间,三天就是十年了,你想办法出去。”

“为师有你这个天才弟子,死也瞑目了!”

“李庆田老儿,你千算万算,终究还是不如天算”,我霸刀还有传人。”刀皇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出这句话。

“哈哈哈哈~。”

笑声慢慢停止,刀皇的身体化作飞灰,消失在空气中。

吴缺匍匐在地:“恭送师尊!”

抬头时,泪水滑落。

自从刀皇死后,吴缺没有再修炼,三天来,一直坐在山洞之中,眼前总会出现刀皇慈祥的笑容。

“师尊,三天了,我也该离开了,您放心,弟子会努力,我会覆灭剑阁,砍下李庆田人头,送入此处,祭拜师尊。”

吴缺站起,深深鞠躬,转身离开山洞,向剑冢外走去。

来到出口光幕结界处,便看见一道人影从远处走来。

随着那人靠近,吴缺笑了,竟然是刘恒,古成羽的弟子。

一抹杀意在眼中浮现。

“古老狗,我现在杀不了你,但你这个弟子就算做是利息吧!”

隐藏好自己,目光似猎豹盯着猎物一般,近了。

刘恒从怀里拿出一块令牌,贴在光幕上,光幕上裂开一道口子。

就是现在,吴缺暴起,以极快的速度向那道裂口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