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倾城服下丹药,运气的时候,一口鲜血喷出。

她体内有剑气在流窜,不停的冲撞着身体的经脉,使之变得越发的痛苦。

不仅如此,她的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显得异常虚弱。

东方倾城不敢耽搁,强行运起真元灵力,想要压制住丹田里那肆意流窜的真元。

丹药化开的药液被东方倾城真元吸收,而后被丹田内的真元炼化成一股股暖流,向着四肢百骸流去。

但徒劳的,剑气也随着真元灵气遍布全身。

东方倾城的身子微微颤抖,但是她还是咬紧牙关,继续运功。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分钟,她停下运功。

东方倾城睁开眼睛,看向易容成平凡人的吴缺,心想:剑气无法压制,只能引导出体外,这个凡人,如今是最好的导体。

想到此处,东方倾城压制剑气,道:“凡俗少年,帮我一把……。”

吴缺自然不会答应,想走,可已经晚了。

东方倾城的真元灵力,化作手掌,抓住吴缺的肩膀,将其拖到自己的身边。

接着,东方倾城抓住吴缺的手,将自己身上的真元输入吴缺体内。

“少年,若你不死,我收你为徒,纵使你无法修炼,我也护你一生安宁,若你不幸,我会将你埋葬。”

吴缺暗骂:无耻之徒。

真元灵力入体,剑气也随之进入吴缺身体之中。

剑气疯狂破坏身体机能。

吴缺两次刀气淬体的身躯,只是勉强抗住了剑气的伤害。

又不敢用刀气抵挡,万一被发现,这女人还不得杀了自己。

剑气增加,破坏力极增强,在体内不断破坏着吴缺的身体,使之难受不已。

但是,东方倾城并没有停止。

吴缺知道,若是再任凭剑气攻击下去,迟早会爆体而亡。

他不想就这么死掉。

于是,吴缺咬咬牙,意念引导剑气,用来淬炼身体。

吴缺全身,皮肤鼓动,像一条条虫子在蠕动一般。

剑气阴柔,如同附骨之疽,不能掌控,不能用来炼体。

吴缺有些急了。

还好,东方倾城的手放开,将吴缺推开,他强行给吴缺喂下一颗三品疗伤丹药,“希望你能活下,我不是有心害你。”

说完,她拿出一颗二品丹药服下,开始休养。

她人还不错,把唯一一颗三品丹药给了吴缺。

她体内没了剑气,很快就稳住了伤势,只是气息不稳,多处经脉破碎,丹田出现了裂痕。

吴缺可就惨了。

体内的剑气太多,完全不能控制。

剑气在吴缺身体乱跑,他只能拼命吸取那三品丹药的灵气,来抵抗那股疯狂破坏自己的身体的剑气。

他的面目狰狞,像是厉鬼一般。

不行了,不能在这里,必须离开。

吴缺倒在地上滚动,痛苦的嘶吼着,然后“不小心”,身体滚到崖边,掉了下去。

这一切,都在东方倾城感知之中。

从山崖掉落,快到底的时候,强大的刀气从身体中爆发出来,护住吴缺的身体。

几十米高的地方摔下,虽然有刀气护体,几根肋骨断裂,身体多处受伤。

霸道的刀气开始对抗剑气。

剑气被霸刀的刀气吞噬,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祛除了剑气。

此刻的吴缺,就像是从河里捞上来的一样,全身湿透。

吴缺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该死的女人,我以后慢慢收拾你,多大的宫主,多厉害的金丹,我整死你。”

此刻吴缺的身体很糟,刀气消耗得太多,已经不足以修复断裂的骨头。

身体受了伤,自主回复刀气的速度慢了。

吴缺弄了一堆丹药吃下去,效果差得可怜。

只能慢慢等着刀气恢复了。

山崖上,东方倾城停止吸收灵气,伤恢复很多。

只是丹田的裂痕,不是一两天就能修复的。

站起身,她从山崖上飞下来。

吴缺看见她的身影,立刻隐藏自己的刀气,闭上眼睛,搞出一副凄惨的表情。

此时的吴缺,其实完全不用装,也是够凄惨了。

东方倾城看着躺在地上,快断气的吴缺。

叹了一口气。

她蹲下身子,拉起吴缺的手,检查吴缺的身体情况。

骨头断了,丹田是碎的。

“是剑气摧毁了他的丹田吗?”

输入真元灵力,她惊骇的发现,她的灵力进入吴缺身体之中,立刻散发掉。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她放弃了,完全不能用灵力疗伤。

吴缺睁开眼睛,表现得有些害怕,张口要说话,血直接从嘴里冒出去。

太特么惨了!

冰冷的东方倾城,神色愧疚。

“你别说话!我带你下山,我会救你,我答应你的我也会办到,你这一生,我都护你。”

修真者,寿命会随着修为增加,而凡人也就活个**十年,她认为,护个几十年,她能做到。

吴缺听了她的话,眼睛瞬间亮了,他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会说到做到。

东方倾城以灵力包裹吴缺,小心翼翼的托起,像山下飞去。

来到凉城,东方倾城直接找了一堆凡人医师来。

吴缺被弄得像个木乃伊一样。

吴缺躺在小木车上,东方倾城拉着小木车离开凉城。

医师说,吴缺需要静养,她打算把吴缺带进山了,只有山里,才没人打扰。

一个月后,在大山,一个小村落里。

东方倾城带着两只雉鸡,进入村中,朴实的大娘笑呵呵的递给东方倾城一些普通的药材。

“东方姑娘,你弟弟好些了吧?”

东方倾城微微一笑:“谢谢大娘关心,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东方倾城笑起来很美,她长这么大,还是来到了这个村子,才笑过。

在村里住着,她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才发现做个平凡人,其实真的很好。

“这孩子怪可怜的,这些药,是我家老头子今早进山采回来来的药,希望对你弟弟有帮助。”

“大娘,替我谢谢伯伯。”

“不用谢,不用谢的,姑娘,你还是快去看看你弟弟去吧,我听小二狗他们说,你弟弟在村里大榕树下发呆呢。”

东方倾城离开,直径来到大榕树之下。

看着吴缺双目无神,靠着大榕树,歪着头,看着天空,一副颓废的样子。

其实吴缺已经恢复了,但吴缺不敢活蹦乱跳。

那双目无神,只是吴缺没有睡好。

东方倾城站在吴缺身后,“小五,你怎么跑出来了?”

小五这个名字,是吴缺信口胡诌的。

吴缺道:“师父,屋里闷,我想出来透透气。”

来到这个村落后,吴缺勉强能动时,在东方倾城监督下,吴缺拜了师。

吴缺没有喊她师尊,在心里,只有刀皇才是自己的师尊。

至于东方倾城,那是为了活下去才拜师的,喊师父就行。

东方倾城也没用纠结这些小问题。

看吴缺闷闷不乐的样子,东方倾城猜想,这小子估计是受了打击吧。

“小五,你看,我给你弄了什么好吃的?”

吴缺看了一眼那两只雉鸡,心里害怕极了,东方倾城做的东西,难吃,还必须吃了。

吴缺不想说话。

东方倾城安慰道:“小五别乱想,你不就想修炼嘛,丹田没了也没事,我想办法,让你修炼。”

“对了,几年前,缥缈剑宗出了一个人,叫什么吴缺的,他就没有丹田,据说他修炼一种刀术,还很厉害。”

“等为师遇到他,师父抢了他的修炼之法,给你修炼。”

吴缺满头黑线。

村边,东方倾城买下的小屋内。

看着东方倾城煲汤,弄得一屋子乌烟瘴气的样子,吴缺觉得不能吃软饭了,还是得自己动手。

主要还是东方倾城弄的东西太难吃了。

天天吃那种黑漆漆的汤,这简直就是折磨人啊。

吴缺自己动起手来,“师父,还是我来吧,你是师父,不能让你一直照顾我。”

东方倾城抬起头,吴缺憋住,不笑,他脸好花啊!

“哈哈哈~。”

吴缺终于还是憋不住了。

“笑啥?”东方倾城语气冰冰的,吴缺知道,这女人就这德行,直接无视她的冰冷。

“没事,没事,师父,我来弄,我这身子骨不好,使不上劲,师父帮我弄点水回来。”

东方倾城出去,水井边,她看见水中的倒影,愣了一下,明白吴缺笑啥了。

“没良心的,我这么照顾你,你笑我!”

东方倾城洗了脸,提着水回去,突然天空出现一道白色的影子。

眨眼功夫,只有拳头大小,通体纯白羽毛的小鸟停在她肩膀上。

这种鸟,是二品妖兽,飞行速度极快,还能模仿人的声音。

“倾城,赶紧回宗门,出事了。”

小鸟说完,展翅飞走。

东方倾城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