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刘恒只觉得眼前一道黑影掠过,他完全没有看清楚是啥。

他感觉身后有杀意,咽咽口水,慢慢转头,见到那张带着笑意的脸,他懵了。

那英俊的脸,刘恒怎么可能忘记了。

剑阁的外门弟子,所有人的剑都给他磨过。

几乎所有人都嘲讽过他。

“怎么可能?”刘恒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惊恐。

“吴缺,你是鬼物?”

容不得刘恒不如此猜测,吴缺本身是个废物,又被他师尊古成羽废了丹田,且带吴缺去剑冢的人也说了,他们是从剑冢之上的悬崖,把人丢下去。

如此操作,谁人能够活下来?

而且刚刚打开阵光的时候,那种速度太快的,与鬼魅完全符合。

吴缺笑了:“刘恒,盗取碧水神剑的人是你对吧?古成羽那个老狗为了替你摆脱罪名,拿我当替罪羊,倒是好算计。”

“毕竟整个缥缈剑阁,也就我一个人无亲无故,又没修为,死了也没人知道,还好我命大。”

“你没死?”刘恒从惊恐中回过神来。

“是,我没死,所以今天你死定了!”

确定吴缺不是鬼物,刘恒瞬间变换脸色,大笑着道:“吴缺啊吴缺,你这个废物,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就应该躲在剑冢之中苟且偷生,如今你却跑了出来,这不是找死吗?”

吴缺没有直接动手,冷冷的看着刘恒:“我想看看,你这个炼体境界修士与我这个御刀境相比,到底谁强。”

刘恒笑了:“你这个废物,说什么御刀境界,你是在做梦吗?还是本少爷孤陋寡闻了。”

“你跪下来求我,我让你死得痛快点,不然,本少爷把你弄成人棍。”

说完,刘恒身体上泛起淡蓝色的光芒。

修士等级八大境,引气,炼体,筑基,金丹,元婴,元神,渡劫,化神。

刘恒是修士第二步的剑修,看他体表的灵气光芒颜色很深,他已经是炼体中期了。

自从知道吴缺是活人,刘恒完全不惧,这才十来天不见,难不成废物吴缺会是自己的对手?

吴缺脸上看不出喜怒:“刘恒,希望你等下还能在说出这种话。”

“哼!吴缺,本少让你看看,就算我不用剑招,就凭我炼体的**力量,也能让你粉身碎骨。”

说完,刘恒右拳紧握,淡蓝色的灵力包裹着拳头,一拳直取吴缺面门。

看着拳头急速过来,吴缺没有动。

刘恒心里在想:废物,吓傻吧?

拳头距离吴缺还有一尺,刘恒仿佛看见一拳打爆吴缺脑袋的画面。

就在这时。

“呛~。”

是刀出鞘的响声,出刀,收刀,只是眨眼的时间,刘恒保持着出拳的姿势,他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

吴缺走上去,轻轻解下刘恒的储物袋,转身潇洒离去。

看着那消瘦的背影,刘恒不敢相信这是废物吴缺。

当胸口出现痛感,刘恒低头,只见白色的衣服上,一条血线从左面肚子位置延伸到右面肩膀。

“怎么可能!”

衣服裂开,胸口少许鲜血冒出,刘恒直挺挺的倒下,死不瞑目。

是他大意了,如果他全力出手,吴缺不一定打得过他。

在外门,执法殿里,古成羽突然脸色大变,摆在桌上的翠绿玉牌断裂,“恒儿,是谁杀了恒儿?”

古成羽拿起玉牌,飞速向剑冢赶去。

今天,又是去剑冢看刀皇的日子,原本这事是古成羽的工作,他觉得去剑冢看一眼就回来,也没啥危险,他刘恒派了过去。

为的是帮刘恒捞功勋。

古成羽很快赶到了剑冢外。

“恒儿…。”

抱起刘恒的尸体,看见了刘恒胸口的伤口。

他扯开衣服,那道伤口触目惊心。

“剑伤?”

“不对,剑伤伤口没有这么粗,是刀!”

古成羽打了一个冷颤,“不好!”

“难道是那个魔头跑了?”

古成羽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往镜子之中输入灵力,镜子在周围一扫,他怒了。

镜子之中出现了刘恒被杀的那一幕。

“是你?”

“吴缺,老子要你碎尸万段。”

古成羽抱起刘恒的尸体,进了剑冢,发现那个山洞中没了刀皇的踪影。

他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老魔头跑了?那小子用的是刀,肯定是跟老魔头学的,果然出事了,必须告诉阁主!”

缥缈剑阁外门与内门完全分开的,古成羽带着刘恒的尸体只能先回外门,安置好尸体,他下令让外门弟子先去追杀吴缺。

这也算假公济私吧!他一向如此。

为了报弟子被杀的仇,他调动了整个外门,除了弟子,还有一名长老。

古成羽匆匆赶山缥缈山,进入内门,报告了剑冢被囚禁的老魔头逃跑之事,剑阁阁主带着长老们出发。

……。

此刻的吴缺哼着小曲,口中叼着一根草,优哉游哉的下了山,离开了缥缈剑宗的势力范围。

将黑刀插在腰间,打开刘恒的储物袋,张口就是粗口。

“卧槽,你大爷的,这么富有?”

储物袋里,一百灵石、十颗丹药,一堆辟谷丹,还有一把蓝色长剑。

在缥缈剑宗外门,弟子一年只能领到十颗灵石,刘恒的储物袋里的灵石,那可是普通弟子十年的福利,吴缺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漂亮的小石头。

至于那十颗丹药,九颗恢复灵力的一品丹药,对吴缺没用,应该能卖点灵石。

吴缺拿出了十颗丹药中黑色的那一颗,“咦?淬体丹,好东西。”

直接丢在口中,一咬,嘎嘣脆。

药力在体内散开,由于没有丹田的缘故,服用丹药对身体的收益并不大,很多药力直接被浪费掉。

至于那一堆辟谷丹,只是缓解饥饿的东西,丢了两颗在嘴里,感觉没啥味道。

将储物袋栓在腰间,拿出那把淡蓝色的长剑,吴缺笑了:“碧水神剑,落在我手里,那个盗取神剑的罪名才成立嘛!”

“嘿嘿,找个地方卖掉,换钱得了!”

碧水神剑是灵器,怕是应该能卖好多灵石了。

收起神剑,取下腰间的黑刀看了看,拔出刀,咧嘴直笑,“我还是觉得刀好。”

脚步没有停下,下了山,吴缺直奔儿时要饭的城池赶去。

师尊临终前交代,去苍黎山找他的老朋友,可自己根本不知道苍黎山在哪里,只能找人问问了。

此时的吴缺,还不知道自己杀了刘恒的事情已经被人知晓,身后的追杀者已经来了。

就他这慢悠悠的速度,不用到凉城就会被追上。

吴缺前脚刚走,刚刚所在的地方,三个背着长剑,身穿白色剑服弟子追到了此处。

很快,三个弟子看见了那道背影。

“吴缺,站住?”

听到有人喊,吴缺扭头,三个都是他见过的弟子:“咦,你们怎在这里?”

“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竟然杀了刘师兄。”

"柳师弟!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杀了他。"

三人抽出长剑,出手就是缥缈剑技。

"脑残!刘恒炼体中期都被我干掉,你三个引灵期弟子还敢冲上来?"

吴缺左手握刀,杀意瞬间爆发出来,唯我独尊的气势爆发,他拔刀了。

刀光一闪而逝,三人倒下,一出手就是绝杀。

“三个菜鸡…。”

话音未落,便看见不远处,上百道身影出现了。

“我靠!不带这么玩的!”

吴缺迅速扯下三人的储物,转身就跑。

“快,吴缺在那里!”

吴缺跑得很快,转眼间不见了人影。

等上百弟子追上来,那三人已经断气了。

“他娘的,这个魔头,三条命啊!”

“追,不要让她跑了。”

吴缺跑了很远,已经看不见那些弟子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是要往死里整啊!不行,不能去凉城了,应该往山里跑。”

稍作休息,吴缺赶紧跑路。

路上,满怀期待的打开那三个刚刚扒来的储物袋。

失望了。

三个储物袋,搜出五颗灵石。

辟谷丹倒是有很多,毕竟这是大众货,一颗灵石都能买一百多颗。

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都不看,直接掏出来丢掉。

至于储物袋,吴缺留下了,这种劣质的储物也是十颗灵石一个。

过惯了苦日子的人,绝对不会浪费。

吴缺跑进了深山,那些追来的人看见地上丢弃的东西,义愤填膺。

“进山了,快追。”

进入山林里,大规模的追杀是不行了,一番商量,弟子们选出实力强的弟子,组成十人小队,进山搜索。

吴缺修炼的道路不一样,跑路没有那些弟子快,那些弟子依靠灵气追,他却依靠体力跑,这差距太大了。

吴缺进了山,爬上一棵茂密的大树,躺在树枝上,磕着辟谷丹。

体力刚刚恢复时,树下出现了十人,带头的是钱森,这人以前没少给自己找麻烦,但他实力很强,跟刘恒在伯仲之间。

吴缺趴在树上不敢动,钱森的实力本来就强,在加上另外的九人,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钱师兄,这吴缺怎么这么厉害了,居然能够杀了刘恒师兄,我们几个万一碰到他,这也不好弄啊!”

钱森怒骂:“你这软蛋,怕啥?要是我遇到他,我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