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域,苍龙圣山山脚下,人山人海,南域四派的擂战已经开始。

一阵鼓声传来,人群瞬间安静下来。

南域四派的弟子,长老齐聚,各自盘腿坐好,静候四派老祖的宣布比赛开始。

作为上一届的冠主,轮回魔宗老祖云海老魔,飞身落在巨大擂台上。

没有多余的话,“擂战开始,第一场,精英弟子战第一轮混战,一个时辰后,留在台上的进入下一轮。”

在一个门派,只有精英弟子,才有资格参战,外门弟子只能看热闹。

四大门派,三万多精英弟子,纷纷登台。

吴缺、无良、金刚,十大山主,数千强盗,已经混入人群之中。

这精英弟子战,没啥看头,就跟一些杂技似的,不过台下的观众倒是挺嗨皮的,外门弟子为各自宗门精英弟子打气。

平民百姓在为他们支持的宗门呐喊。

台上,不断有弟子被打下台,一个时辰过去,台上的弟子只剩下四五千人。

休息半个时辰,第二场又开始了。

这次,一个时辰的战斗,台上只有一两百人。

第一天擂战,经过几次混战,台上只剩下十人,排名战开始。

最终,弟子战,轮回魔宗拿下了第一。

吴缺暗骂无脑,简直就是瞎搞。

这次擂台战,吴缺感兴趣的只有东方倾城,吴缺多次看向她,她在宗主区域,一直冷着脸。

或许感觉到有人看她,她不时瞟一眼人群,什么也没发现,不由皱起了眉头。

弟子擂战结束,各大门派纷纷离场。

这些门派的离开,使得原本还热火朝天的苍龙圣山山脚,变的有些冷清。

“老大,走吧,你还愣着做什么。”一旁的无良拍拍吴缺的肩膀,说道。

第二天一早,吴缺又混入人群。

这天是长老战。

登台之时,吴缺才知道,四大派的长老原来如此之多。

明面上只是十几个,擂战上,各派的长老出来二十几个,隐藏得够好的啊。

长老战,每一个人的实力都相差无几,整整持续了两天的战斗,前十长老诞生。

风雨楼四个,轮回魔宗两个,冰宫一个,缥缈剑宗三个。

排名战之后,风雨楼拿了第一,冰宫也够可怜的,弟子战排名最末,长老战最末。

人群中,影子对吴缺道:“明天,楼主会重伤剑阁阁主,只有他落下站台,你要迅速出手杀了他,我会配合你,现在只能靠你和我了。”

吴缺道:“不是还要南部那个金丹散修吗?楼主当初说,让他加入山寨,这等了一年了,也不见人,我感觉他在忽悠我。”

影子说,“你闭关那么久,我一直没机会告诉你,那个散修寿命尽了,已经坐化。”

“怎么会这样!”吴缺心中有些失望。

影子少话,他没有再回答,吴缺有些头疼了。

这一夜,吴缺没有睡,整夜都在用刀气淬体。

天亮的时候,无良来喊吴缺。

吴缺对无良说:“无良,缥缈剑阁的人,全部在苍龙圣山,他们宗门空虚,你带着人前往缥缈剑阁,把他们的财物给搬空。”

“嘿嘿!”无良阴险的笑着,“老大你放心。”

吴缺点点头,“打劫完,就立刻回山寨。”

无良应下,转身离去。

苍龙圣山下,吴缺到来,此刻,轮回魔宗老祖云海老魔宣布。

“今年宗主战,分为两场,第一场,抽签对战,一号对三号,二号对四号。两场的胜利者对战,决胜。”

这跟往年不一样啊!

往年是宗主直接混战决定胜负。

今年却变了。

如今,风雨楼占长老第一,轮回魔宗占弟子第一。只有赢两场的宗门,才能接管南域往后几十年的资源收入。

只要轮回魔宗和风雨楼这两个宗门,其中一个在宗主战拿了一个第一,擂战结束。

如果另外两个宗门其中一个宗主,拿了宗主战第一,宗主战结束,老祖战开始。

至于一个名额没有拿到的宗门,直接淘汰。

抽号环节出现了一点变故,轮回魔宗宗主一号,冰宫宫主东方倾城二号,风雨楼楼主纪元三号,缥缈剑阁阁主四号。

轮回魔宗对战风雨楼,冰宫对战缥缈剑阁。

这与原计划不一样啊!

风雨楼老祖阴沉着脸,看了一眼云海老魔。

“嗯?”

他发现,云海老魔与李庆田挤眉弄眼,这尼玛有问题啊!

他的内心充满了震撼。

他知道,他们在搞鬼,但是,他也没办法。

第一场,轮回魔宗宗主与风雨楼纪元登场,四派老祖同时出手,封住擂台。

两人都是金丹修士,这种级别的交锋,一招就能决定生死,两人都没有保留,都施展出了最强招式。

轰隆隆~!

两个人的招式碰撞到一起,爆炸连绵不绝。

“哈哈,风雨楼宗主,看来你是真的不行,还是赶紧认输吧!”

轮回魔宗宗主嚣张大笑。

“哼!”

纪元冷哼一声,他没有理轮回魔宗宗主。

轮回魔宗宗主的魔功确实高深,纪元虽然也有金丹修为,但是,在轮回魔宗宗主手里根本撑不过十招,他已经被逼下了擂台。

“第二场,冰宫对战缥缈剑阁。”

随着云海老魔话音落下,缥缈剑阁阁主御剑飞上擂台,东方倾城一步踏出,人已经出现在擂台上。

上了擂台,剑阁阁主直接拿出压箱底的绝技,无数剑光冲天而起。

“东方倾城,上次你挑衅我剑阁,今天,本阁主废了你。”

东方倾城自知不敌剑阁阁主,原本想要认输,可是,他的攻击已经到来。

就一击,东方倾城吐血倒飞,连防御都来不及。

吴缺的心狠狠的抽出一下。

“该死的。”

脚步移动,穿过人群,吴缺靠进擂台,移动过程中,样貌已经变成了中年大汉。

剑阁阁主再次一剑过去,直取东方倾城的丹田,他真的要废了东方倾城。

“尔敢!”

冰宫老祖无心道姑撤回守护擂台的力量,转手攻击剑阁阁主。

李庆田同样收回力量,拦下无心道姑的攻击。

“无心道友,不得干预擂台战斗。”

无心道姑被缠住,无法再就东方倾城。

剑阁阁主的剑,马上就要刺入东方倾城的丹田。

东方倾城绝望了,他的丹田刚刚修复,力量不足,完全不是剑阁阁主的对手,方才那一剑,她已经重伤了。

就在千钧一发时,一道冰寒的气息从擂台下射出,破了守护擂台的力量。

令人心悸的杀意伴随着金色的刀光,直斩剑阁阁主。

刀光落下,剑阁阁主匆忙回身抵挡,剑阁阁主的长剑瞬间变成两截,刀光继续朝着他斩去。

也在这时候,一道黑影飞上擂台,手中短匕直取剑阁阁主心脉。

吴缺出手的时候,影子也跟着动手了,他不知道吴缺发什么疯,竟突然发起攻击。

原本擂台规矩被改,风雨楼已经不准备杀剑阁阁主了,此时,他被迫动手。

剑阁阁主感觉到黑影那致命的威胁,他只能防御黑影的攻击,至于那道刀光,他已经无暇顾及。

刀光落在剑阁阁主身上,一道狰狞的伤口出现在肩膀上。

“谁!”

剑阁阁主怒吼一声。

回答他的只是影子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吴缺已经无法发出第二刀,刚刚那一击,为了救东方倾城,他已经用了所有的刀气。

再留下,恐怕自己有危险了。

“影子,撤了!”

吴缺钻进人群,立刻隐藏气息,影子刺客躲进吴缺影子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四派老祖皆是一愣。

剑阁阁主已经受伤,东方倾城逃离了擂台。

她看着人群却不见吴缺身影,她心中震惊,那冰寒的气息她认识,是她留给弟子小五的玉簪攻击。

那金色的刀光,他也认识,是那流氓的刀光。

“小五,没想到你就是那流氓!”

此刻的她,脑海中很乱。

冰宫老祖无心道姑愤怒的出现在东方倾城身边,“好一个缥缈剑阁,如此卑鄙,我冰宫与你们不死不休。”

风雨楼老祖纪晓弘脸色冰冷:“李老儿,你还真是不要脸,竟然和轮回魔宗勾结,这擂台战,也不用继续了。”

“你们两派也别想拿南域的资源了。”

缥缈剑阁老祖李庆田,轮回魔宗老祖云海老魔,两人相视大笑,李庆田:“呵呵,以后苍龙遗迹,也没有你冰宫和风雨楼的份。”

轮回老魔大笑着道:“风雨楼,冰宫,我们让你们在南域多活几天,等本座晋级半步元婴,你们都得死,现在你们还有机会逃离南域,别说本座没有给你们机会。”

风雨楼和冰宫愤怒的离去。

这场变故,南域四派,缥缈剑阁与轮回魔宗联手,坑害了风雨楼和冰宫,霸占了苍龙遗迹的进入权。

南域这片土地,已经不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