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的某一天,吴缺从沉睡中醒来,眼前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他茫然的睁大眼睛打量着四周,突然间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

是苍龙自爆,遗迹坍塌的记忆,好像最后那一刻,自己昏迷了,已经坍塌,自己不是死了吗?

这是哪里?

撑着木床,坐起身来。

难道死了吗?

或者是做梦了?

吴缺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但却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麻木,而且还有些酸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吴缺皱起眉头,仔细思考自己所发生的事。

此刻,吴缺一点线索也没有,什么记忆也没有,只知道自己昏迷了。

之后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上。

吴缺下了床,走到窗户边,掀起窗帘向外看去,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了他一跳,整个人都呆住了。

外面是星空,这间小屋就像是漂浮在星空之中一样。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吴缺疑惑。

这时,小屋门被推开了,一个满头鹤发的男子走进小屋。

见到吴缺站在窗户边,他笑了笑:“你醒了啊!恢复得不错。”

吴缺闻声望去,只见这个男子穿着一件蓝色的长衫,一副仙风道骨模样。

"前辈,您是谁?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吴缺急忙问道。

“这里是我的洞府。”鹤发男子说道。

听到男子的话,吴缺心里猛地咯噔一声,洞府?虚空中的洞府?

“至于我是谁,你师尊没有告诉你?”

吴缺懵了,什么师尊?

告诉什么?

我认识你吗?

吴缺郁闷的看着男子:“我啥也不知道。”

男子拿出来黑色长刀,丢个吴缺,“修罗刀,你可不能弄丢,这可是身份的象征。”

啥时候这黑刀成了修罗刀了。

接过男子抛来的刀,吴缺感觉黑刀发生一些变化。

男子道:“你师尊也是够废的,把修罗刀的灵都弄没了,现在好了,我把那爬虫的龙魂给封印在里面。”

越说,吴缺就越没有头绪,这到底怎么回事?

“前辈,谢谢你救了我,还请前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男子没有回答吴缺,反而问:“小家伙,你师尊是不是已经死了?”

吴缺点头。

男子继续发问:“他有没有让你去找什么人?”

听到此话,吴缺瞬间明白了,“您就是师尊的好友,苍黎山那位?”

男子满意的笑着,“还不算笨,不过你为何不来寻我?要不是爬虫地爆炸,我还不知道那老家伙收了弟子了。”

吴缺道:“并非我不来,是整个南域没人知道苍黎山在哪里。”

男子扶额,“明白了,那老混蛋也是个人才,整个苍黎大陆都不知道苍黎山在哪里!他又不是不知道。”

屋内,吴缺说起了刀皇之死,两人聊了很久。

男子聊起了他和刀皇的事,也说起来苍黎山的事。

苍黎山,不是某山的名字,也不在苍黎大陆上。

眼前这男子,是刀皇的好友云道子,云道子以一座大山,炼制了洞府,这看似简单的小屋,便是苍黎山。

而苍黎山,就在苍龙遗迹旁边的星空之中。

苍龙龙魂自爆,产生了爆炸,云道子自然是知道的。

在吴缺昏迷的时候,云道子发现了黑刀,才出手救了吴缺。

那龙魂的爆炸,让吴缺灵魂重创,一昏迷就是三年的时间。

云道子看着吴缺,目光像饥汉子遇美人一般:“霸骨体质,冰寒源,火灵根,狱凤形,杀气魂,什么好事都让你娃儿占了。”

吴缺疑惑:“前辈,我是哪里不对劲吗?”

“当然不对劲了,你简直就是怪物,你那霸骨体质,杀气灵魂,那是天生修罗道天才,冰寒源,火灵根,狱凤形,那是天生的道途天才。”

“不聊这些了,你赶紧拜师,我教你修炼道途。”

吴缺连忙摇头:“前辈,我已经拜刀皇为恩师,我不会再拜师了。”

“我知道啊!一个人只能拜一个授业恩师嘛,但刀皇教你的,是修罗道。”

“我教你的是道之途,完全不一样是吧,这很合理啊,一道一师。”

“再说,刀皇已经死了,你还不是得靠我教你修罗道。”

“怎么说,我都是你师尊,你觉得对吧?”

吴缺摇头。

云道子怒了:“我真是服了你,怎么那么死脑筋呢?你师尊刀皇死了,他让你来找我,就是让你拜我为师的。”

吴缺再次摇头:“师尊他没有说过让我拜你为师,还有我师尊教我的是霸刀,不是修罗道,我也不能拜你为师。”

云道子叹息道:“哎~你还真是一块朽木啊!”

“那是修罗道霸刀,懂不懂。”

“我告诉你,你再不拜师,我把你丢出去。”

吴缺依旧摇头,“我不拜师,当年我丹田破碎,差点就死了,是师尊救了我,还传我修炼之法,我不能对不起他。”

云道子有些不耐烦了:“老子也救你了你。”

吴缺道:“我师尊不救我,你就没机会救我。”

“真的不拜师?老子可是这苍黎大陆的护道人,要是老子出去喊一声,不知多少人求着老子教,你居然不拜师。”

“气死老子,老子不陪你了,你自生自灭去吧你,老子要看美女修士去了。”

“噗通~!”

吴缺直接跪下,“师尊,看美女怎么可以不带我啊?”

一提到美女,吴缺感觉自己的心不受自己控制了,难道是因为龙肉的影响还在吗?

云道子傻眼了,这小瘪犊子,刚刚死活不肯,满口大义,这一提到看美女,立刻换了一副姿态,这完全与刚才的状况判若两人。

尼玛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