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缺爆发出恐怖的刀意时,三人骇然,那气息给他们一种危险的感觉了。

“不好,吴缺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了。”

“这个时候才还想走?”

意念催动绝杀刀意,右手按在刀柄之上。

“呛~。”

黑色长刀出鞘,杀气瞬间如同火山爆发,金色的刀芒刺目。

刀芒散去的时候,吴缺迅速扯下三人的储物袋,“我不喜欢杀人,但你们要杀我,我就得杀了你们。”

吴缺走了好一会,三人的身体才倒下,一刀,三人的胸口同时出现了伤口,血液并没有流出来,吴缺拔刀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奔走丛林之中,找到一处安全之地,吴缺开始恢复刀气,一百道刀气很快恢复,嘴角翘起:“回复越来越快了,只是刀气没有增长了。”

御刀中期与御刀初期完全不一样,想要提升,就得全面性去修炼了。

淬霸骨,炼体,洗魂,一样不可少。

折断一截草,咬在口中,吴缺最喜欢的小曲继续哼着:南山的水远去哟,夜幕落在青山上…。

这曲子,很小的时候就记载脑海中了,谁教的,不知道。

吴缺与追杀他的剑阁弟子调换了角色,才明白,在这茫茫深山之中想要找到一个人,那是得看运气的。

想反杀却几天找不到人影,逃跑的时候呢,躲都躲不掉。

…。

在离吴缺不是很远的密林空地,三个缥缈剑阁的弟子生火,烤着一只小型野兽,油水滴入火中,香气四溢。

这三人组合,两男一女,女剑修在剑宗很少,强一点的更少,这女的身材不错,只是脸上有些雀斑,不过她说话的声音很好听。

“这么大的山,要找到吴缺很困难啊!”

女修说完,那个子不高的男修道:“找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找到,我怀疑吴缺早就离开山脉了。”

另外一个灰发男修拔出剑,割了一块兽肉,张口就咬:“吴缺那个家伙也怪可怜的,我觉得咱们遇到他,就装作没看见就是了,反正也没人知道。”

女修看向灰发男修:“牛师兄看来还是心慈手软啊!我们三个在这鬼地方找了这么长时间,为了啥?”

个子不高的男修道:“小春师妹说得在理,长老可是说了,伤吴缺,十灵石,砍一只手三十灵石,取他人头两百灵石。”

“牛师弟,你知道两百灵石有多少吗?只要有两百灵石,我就能换上好的兵器,还能得到一个内门的名额,这是咱们的机缘。”

女修动了一下,挨近矮个子男修:“还是赵师兄好,牛师兄你还得好好学学,别总是想着这个可怜,那个可怜,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

“就拿我们来说,我们不可怜吗?年复一年的在外门,我们能够得到什么?”

“只要进了内门,每年得到修炼资源翻五倍,我们还怕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吗?”

牛师兄把手里的肉吃了一半,才道:“吴缺在外门八年,吃的是残羹剩饭,每天还要被骂,比我们可怜多了,尤其是盗神剑的事情,明明就是被冤枉的。”

赵师兄的手,抱着春师妹的腰,春师妹已经靠在了赵师兄的身上,他们懒得看牛师兄一眼。

牛师兄站起来,向不远处走出:“真不要脸。”

牛师兄走了,赵师兄和春师妹开始摸索起来。

突然,春师妹猛的推开赵师兄。

“春春,你干啥?我这已经…。”

“赵师兄,吴缺…。”

吴缺就站在他们身后,抱着刀,面带微笑:“你们继续…。”

赵师兄心里一紧,他和春师妹都是炼体中期的人,为什么吴缺到来,他们却没有发现…。

春师妹面带潮红,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春师妹与赵师兄的剑还没拔出来,指尖金光亮起,如同万鬼咆哮的杀意一闪而逝,两人脖子上出现血线。

拿了两人的储物袋,吴缺坐在火堆边上,撕下一块烤肉放在口中,嚼了几下,闭上眼睛,享受着烤肉入口的香味,多少年没有吃过肉了啊!

不,不是多年没吃过了,而是从小到大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架在火堆上的烤肉还多,吴缺慢慢品尝起来。

吃了好一会儿,牛师兄才回来,他愣住了:“吴缺,你怎么…。”

吴缺裂开嘴笑着,满嘴的油,笑起来就像是邻家人畜无害的大男孩一样:“牛师兄,过来一起吃。”

牛师兄看着躺在一边的赵师兄和春师妹,心中震撼,他就在不远的地方,如果发生战斗,必然会听到的,但自己啥也没听见,这两人就死了,现在的吴缺有多强?

见牛师兄没动,吴缺撕下一快肉,闻了闻,“牛师兄,你们刚开始谈话的时候,我就来了,你的话我全部听见了,还得谢谢牛师兄的关心。”

“吴缺…。”

牛师兄有些害怕:“赵师兄和春师妹…他们死了?”

吴缺道:“我不喜欢谁杀戮,不喜欢主动招惹谁,对我好我十倍奉还,对我有恶意,必死无疑,他们要我的命,我就要他们死。”

牛师兄感觉吴缺没有恶意,走了上来,坐下。

接过吴缺递来的烤肉,却没吃:“吴缺,你赶紧走吧,大多数弟子虽然走了,但咱们还有四队人和还有一个长老在追杀你。”

吴缺停止嚼肉,“长老么!有些棘手啊。”

在缥缈剑宗的外门,实力为筑基,才能任职长老。

吴缺清楚自己的实力,御刀境界中期,相当于炼体初期的境界,遇到筑基,怕是直接被秒杀啊!

两人无话,牛师兄也啃起了烤肉。

吴缺的食量惊人,这不大的野兽,一般情况够四个人吃,吴缺一人吃了四份之三。

吃完,习惯性的在衣服上擦手,拿出赵师兄和春师妹的储物袋,打开看了一眼,没有多少灵石。

吴缺将两个储物袋丢给牛师兄,“牛师兄,这个是你的,咱们有缘再会。”

吴缺已经消失了,牛师兄还拿着储物袋发呆。

“我就这么得了一笔财富?”

“哎吴缺已经不是以前的吴缺了,以他的实力,不知道还有谁要死在他手里。”

说完,牛师兄拔出了自己的剑,走向赵师兄和春师妹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