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城,还是像以前那样热闹,走在最大的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从吴缺身边走过,听着小贩的吆喝声,听着为了利益吵架的声音…。

自身仿佛已经回到了八年前一样。

吴缺来凉城,是为了打听苍黎山的,他轻车熟路,左行右拐,很快就来到了凉城最大酒楼。

在凉城的修士,或者普通人,亦或者世俗的武者,都会光临“天下居”,弄上一户酒,美美的喝上一口。

天下居,是享受生活的地方,也是喜欢炫耀之辈的宝地。

这天下居分为三层,第一层,装修不是很好,酒水劣质,收费是世俗的黄白之物,适合普通的平民消费。

这第二层,那就比第一层高级了,酒水上好,只是收费太贵了,一壶酒,起码也是一颗灵石,或者一百金。

第二层的高消费,平民惹不起,世俗的武者,或者在凉城有些小身份的人,才会来第二层。

至于第三层,酒水高级,专门有酒侍,一壶酒就是几颗灵石,这还是三楼最差的酒,这里接待的人,大多数都是修士,也不乏一些暴发户会去消费。

毕竟第三层,那可是地位的象征。

吴缺来到天下居前,停下了脚步,曾经的自己,经常在这里等着,等着喝高兴的人能够打赏一点。

你那时候的吴缺,连平民都不如,却也幻想着,有朝一日要是能进天下居就好了。

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吴缺走了进去,如今这储物袋里,有一百五十灵石,怎么也得去第三楼看看。

完成曾经的心愿,又能打听消息,倒是一个好去处。

踏入天下居,进入了第一层酒楼,里面很混乱,有些人喝醉了躺在地上,有些人喝高了,脸红脖子粗的吹着牛皮,有的人却安安静静的品着酒…。

吴缺找了一个空位坐下,这小小的酒馆第一层,却也能看出一番别景,一些人借酒消愁,有的人为了利益请人喝酒…。

什么样的人都有,这或许就是人生百态吧。

酒保来到吴缺这桌,看见桌边竖着的黑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武者在第一层消费呢,或许是穷吧!

“这位公子,咱们这一层,有三种酒,最便宜的酒三银,最贵的一金。”

“最好的,来一壶!”

吴缺说着,取出一颗灵石放在桌上,酒保瞪着眼睛,那确实是灵石,看来这位爷不穷。

十银换一金,百金换一灵石,这出手就是一颗灵石的客人,在天下居第一层从来没有过。

“尊贵的公子,建议您上二楼,这一楼…。”

吴缺抬手打断了他的好意提醒,“这颗灵石给你,就给我上一壶一楼最好的酒,剩下的给你,你帮我打听一下,谁知道苍黎山在哪里,就行。”

酒保喜笑颜开的抓起桌上的灵石,生怕吴缺反悔:“多谢公子的赏赐,小的这就去给您准备。”

不一会儿,酒上了之后,酒保去打听消息,他格外卖力,除去一壶酒的钱一金,还剩九十九金,这够抵他在酒楼工作好几个月的工钱了。

吴缺打开酒壶,喝了一口,火辣辣的感觉,差点把眼泪给整出来了。

有人注意到了吴缺的囧样,但不敢笑,也不敢靠近吴缺,只因他们都是平民,惹不起那些带着武器的人。

“这东西,为啥那么多人喜欢喝?”

吴缺自言自语时,一个喝得有些上头的大汉,一身酒气,步子飘忽,来到吴缺这边,看着那雕花的酒壶,咽了咽口水,那可是一层楼最好的酒,能喝上几口的人很少。

“公子,不介意我坐这里吧?”醉汉询问。

吴缺带着笑意点头,大汉坐了下来,眼睛一直盯着吴缺的酒壶。

吴缺一笑,把酒壶推到他身边,“你知道苍黎山在哪里吗?”

大汉醉醺醺的道:“我知道苍黎界,就是没有听过苍黎山,公子你这酒…。”

吴缺道:“拿去喝吧!”

大汉抓起酒壶,猛的一大口,半壶酒就没了。

“好酒,好酒啊!”

一些人投来羡慕的目光,早知道自己就先去混酒喝了。

酒保打听消息回来,正好看见大汉还在拿着酒壶喝,着实把他吓到了,凉城不准私自战斗,但有一点,招惹强者的,死了就死了。

所以,乞丐不能招惹平民,平民不能招惹武者,武者不能招惹修士,不然被杀了没人管,凉城的规矩只是针对弱者的。

所以不准私自战斗这规定,说的是同样身份的人不能乱来。

“老三,你特么喝糊涂了?还不滚,这位公子可是武者!”

听到武者字眼,大汉酒醒三分,眼中充满了恐惧。

吴缺道:“不碍事,酒是我送他的。”

大汉连连道谢,抱着酒壶跑得远远的,此刻,再好的酒,喝着也是无味了。

酒保惭愧的道:“尊贵的公子,您说的苍黎山,根本就没人知道,那灵石…。”

“给你的,我就不会要回来。”

“谢谢公子赏赐,公子,这里问不到您要的消息,您可以去二楼看看,或许能得到您想知道的消息。”

吴缺站起,拿起着刀:“谢了。”

吴缺去了二楼,酒保走向醉汉:“老三,什么人的酒你都敢蹭,要不是那公子人好,直接把你杀了,老子也只是把你的尸体丢出。”

“一点眼力没,我看你早晚得闯祸。”

吴缺上了二楼,二楼就四五个人,二楼和一楼比起来,安静了很多,吴缺直接要了五瓶酒,在二楼的人,一人给一瓶。

询问苍黎山之事,奈何这五人不知道。

吴缺把目光放在了第三层的楼梯口,上去的楼梯上铺着红毯,楼梯两边放着灵花花盆,看起来很奢华。

吴缺站起来向三楼走去,一个皮肤黝黑的武者道:“小兄弟,上面修士多,我辈武者…。”

吴缺走上了楼梯,那武者低声骂道:“不识好歹的小子,要不是看在这壶酒的份上,老子才不管你。”

“管他的,你以为他好心给我酒喝,还不是为了打听消息,你看看他那一身破衣服,也不是什么财大气粗的主,我估计上去就会被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