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顺着倒车镜,可以看到后方路口拐角处,中巴车呼啸而来。

傅松微微眯起眼睛。

虽然隔着挡风玻璃,但他还是看到了对方副驾驶上的加里。

在傅松看到加里的同时,加里也看到了傅松。

接着他用一个极慢动作,变出一个残忍的微笑。

见两车越来越近, 傅松忍不住道:“狼哥,你这也不行啊!”

武天狼将油门踩到最大,脸上全是无语:

“这车的发动机最少用了十年,别说我只是特殊部队的第一车神,就算是世界第一车神,也跑不动啊!”

他没有说谎,这辆大巴已被开到180,整个车身都在不停晃动。

傅松估计不等加里追上自己,这车就得散架。

在这种极致高速下,两侧的原野很快被甩到身后。

前方出现一个村庄。

傅松忙道:“减速,快点减速。”

武天狼一愣:“减速,怎么了?”

“还怎么了,法律规定,车辆路过村庄时,速度不能超过40迈。

就算有额外的20%超速上限,也只能开到48迈。

结果你零头都比这个多,万一撞到人怎么办?

就算撞不到人,压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武天狼:“……”

不知是傅松话的作用,还是武天狼也怕出事,他右脚一松。

大巴车很快便从160降到120。

傅松摇摇头:“不行,再慢一点。”

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中巴,武天狼沉思片刻,速度变成100。

“最高80啊,大哥!”这是傅松第三次提醒。

武天狼直接怒了:“要不你来开?80公里/小时, 我骑自行车都比这个快。”

傅松不甘示弱:“可这不是自行车啊!”

“你……”见中巴车距离自己只剩下一个身位,武天狼叹了口气。

现在已经不是速度快慢的问题了。

就算他真把大巴当飞机开,也得被追上。

想到这,武天狼下意识松了下油门。

咦?

下一刻,武天狼一愣,前面好像有个弯道。

还是那种接近90°的大弯。

如果是一般人,如此高的速度碰上这种大弯,非翻车不可。

但武天狼不一样,他猛打方向盘的同时,一脚踩住刹车。

吱——

大巴车一个漂移式摆尾,然后以完美的角度拐入新车道。

武天狼刚要松口气,结果当他看到新车道上两个超大石墩后,脸直接就绿了。

这两个石墩之间的距离极短,显然是前方村子的村民,为了防止大货压坏村中公路,故意摆在这里的。

大巴的车宽比大货稍微窄一些。

大货肯定过不去,而大巴……可以过。

但这需要极其高超的技术,因为石墩的间距只比大巴宽2 cm。

武天狼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是平时,哪怕只有2 cm的操作空间,他也有信心在不擦碰的情况下安全通过。

可现在大巴车可不是静止, 而是高速运动。

哪怕经过刚才的漂移减速,也有将近70码。

70码!

车头和石墩还有5米!

就是现在。

武天狼将方向盘轻轻转动18°。

呲——

刺耳的摩擦声响彻耳膜。

车上所有人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包括傅松。

完了。

这是他唯一的念头。

只是……

等等, 好像没翻车?

傅松连忙睁开眼睛,下一刻,他松了口气。

虽然大巴车蹭到了石墩,但只是一侧的车皮。

石墩在车皮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刮痕,接着双方完美分开。

如果是平时,车主碰到这种情况,绝对心疼半天。

但现在,傅松只有庆幸。

大不了给胖子买辆新车嘛,这点钱他还是负担的起的。

正思索,

忽然,

砰——

剧烈的撞击声方圆五公里都能听到。

咦?

自己不是安全通过了吗?

不对。

不是自己的车,是后面加里的车。

傅松顺着倒车镜,果然看到一直追击自己的中巴,以一骑绝尘的速度,把右侧石墩硬生生撞了出来。

而中巴车本身,也因为惯性,侧翻了。

加里和他的小弟忙挣扎着从车上爬出来,又齐心协力把车翻正。

因为训练有素,整个过程他们一共用了不到十分钟。

只是,十分钟的时间……

武天狼已经开着大巴跑出十公里。

变道!变道!再变道!

两小时后,溜达到土瓦傅松见后面没有中巴车追来,才彻底松了口气。

他笑着看向武天狼:“怎么样,我让你减速是对的吧?”

武天狼点点头,朝傅松竖起大拇指:“厉害!”

没错,当时的他能在只蹭掉一点漆的前提下,安然从那两个石墩中穿过。

最大的功劳,就是傅松的提前减速。

不然在如此狭窄的距离下,即使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有时间反应。

武天狼都如此,后面那辆中巴车就更不用说。

撞车是必然,不撞根本不可能。

想了想,武天狼问:“你怎么知道路口的拐角处有石墩?”

傅松摊摊手:“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知道?”

“那你……”

“难道你没听过一句出行标语吗?”

“出行标语?什么?”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武天狼:“……”

一行人在土瓦停下,然后租了条大船,穿过莫塔马湾,兜了一大圈后,在若开邦登陆。

然后在缅甸饶了一大圈,从清莱府进入老挝,经柬埔寨的库罗阿、金边,东入越南,最后在下龙停下。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走,傅松也不想这么走啊!

他从土瓦摆脱加里后,本想从缅甸进云贵,结果走了一半被对方堵住。

好在凭借平安符的无敌运气,众人再次躲过一劫。

最后傅松直接发狠,给我玩藏猫猫是吧?

看来是时候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战略大转移了。

然后……

傅松就到了下龙。

武天狼拿着手机走过来道:“已经通知大使馆那边,他们说会派专人来接。”

傅松点点头。

其实他本不想这么做的。

毕竟自己只是来泰国玩,现在却要劳动祖国,这不是添乱吗?

可加里那帮人,闹得实在太过分了。

自己成功脱困倒没什么,但关键还有更多没脱困的。

所以不管怎样,总要给祖国打个招呼,报个平安。

斯洛斯隆、深井大空,包括伊丽莎白·温蒂也都在联系人。

情况都和傅松差不多。

等所有人都沟通好,傅松拿着两盒扑克,笑道:

“各位,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咱们扔掉那些烦心事,炸几把金花如何?”

斯洛斯隆立刻叫好:“没问题,我最喜欢炸金花了。”

峡日格迈和深井大空也表示没意见。

只有卡尔兄弟面带不屑:“炸金花?算了吧,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我们了。”

傅松一边洗牌一边道:“打牌和接人又不耽误。

炸金花一局很快的,等接你的人过来,你直接离开即可。”

他又说了好大一会,卡尔兄弟才勉强同意。

二十分钟后,第一批人过来。

卡尔兄弟立刻站起身:“接我们的人到了。”

只是等他们看清来人,瞬间又坐下。

来的是华人。

武天狼和对方交涉后,对傅松道:“来了一辆车,上面可以坐一个人。”

傅松茫然抬起头:“你说啥?一辆车只能坐一个人?”

“嗯,司机,负责人,助理,记者,就剩一个位置了。

我问了一下,他们说祖国对咱们的处境非常关心,还会有车陆续过来。”

傅松摆摆手:“这样啊,明白了。

你安排一个人先走,我再陪他们打会牌。”

十分钟后。

卡尔兄弟再次站起身:“接我们的人到了。”

只是,下一刻。

看着来的华人,傅松:“再安排一个人走,我再再陪他们打会牌。”

又过去十分钟。

卡尔兄弟:“接我们的人终于到了。”

然而……

傅松:“再再安排一个人走,我再再再陪他们打会牌。”

……

四小时后。

这时同时来了十二辆车。

傅松看看武天狼,武天狼看看傅松。

傅松问:“是不是就剩咱俩了?”

武天狼:“其他人都被接走了,而且已经安全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傅松茫然了:“所以咱们应该坐哪辆车?”

武天狼笑道:“他们说你随便选就行。”

傅松想了想,转头问斯洛斯隆、峡日格迈、深井大空、温蒂,特别是卡尔兄弟:

“各位,你们觉得我坐哪辆车离开比较帅?”

看着直到现在还没过来接自己的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