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发掘现场后,陈翰与庄云鹏、苏飒、林雅几人就又立马钻进了168号墓内,继续清理起了椁室内的边箱。

说是箱,但是实际上边箱的范围非常的大,长四米,宽也有个两米多,清理起来非常费时费力。

不过每个人都精力满满,斗志昂扬的。

陈翰也戴上了胶皮手套,开始在黑漆漆的椁室沉淀物里,寻找着陪葬品的身影。

“话说,这葬具保存的还是很完好的啊,一椁二棺都几乎没有损坏的痕迹。”

同样在认真清理椁室的**波,指了指椁室四壁板上留下的一些积水升降留下的痕迹,有些期待的说道:“根据几位同事们的测量。”

“椁室的积水深度,足足有75厘米深。”

“而且椁室内的积水痕迹最高达到了132厘米,最低水痕也高81厘米。”

“这是基本上是被地下水入侵了个彻底啊。”

水痕,是需要积水长期浸泡木头,才会出现的。

就是一道道清晰的将没被水浸泡,和被水浸泡的地方分隔开的分界线。

这个棺椁自椁盖板到最下方的椁底板,深度一共也才1.55米。

而椁室内的水痕最高点在132厘米,这说明早先时候,棺椁内最高淹进了1.3米以上的地下水。

而且还是椁室内长期淹入了这么多水,长年累月下才会出现如此明显的水痕。

如此多不同高度的水痕,代表着这个棺椁内积水存在的时间非常长,可能从下葬之后没多久,就一直处于一个被浸泡的状态了。

现在积水深度75厘米,没准还是这两千年里一个较低的水位情况了。

“如果这个棺材是长期浸泡在水里的,而且还是刚下葬没多久就被泡里头了。”

“再加上这个椁盖板的密闭性虽然一般,但是内棺的封闭性却还挺好的,所以没准棺材内墓主人的尸体保存情况,也会很好啊!”

庄云鹏大胆的猜测道。

虽然他对不腐尸和干尸之类的东西还挺害怕的。

但是同时他又很希望这168号墓能出土个保存条件比较好的尸体。

因为科研价值高!

他庄云鹏现在要是立马猝死了,尸体对现代人类学、生物学、医学都有非常重要的研究意义。

更别提一具保存完好的两千年前的古尸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是希望这次168号墓的墓主人的保存情况能完好一些。

“我也觉得有可能。”正伸手再边箱里摸索的陈翰也点头附和了一句。

干千年,湿万年,不干不湿就半年。

这句华夏考古学者们总结出来的话,确实适用于大部分考古场合。

墓主人的尸体,也属于广义上的“墓葬出土物”,自然也适用这句话。

尸体在干燥的情况下,确实可以保存比较久,像沙漠地区就相对其他地区更容易发现干尸。

只要你干燥的速度比腐烂的速度快。

并且被掩埋在了一个相对较为绝氧的环境,那就能保存下来。

除了干燥较为容易保存尸体之外。

在缺氧气的液体环境下,尸体的保存效果会更好,且保存时间也会更长。

举个例子,一些地区的药酒内,会泡制一些蛇、蜈蚣、虎鞭、鹿鞭之类的东西。

如果在制作的时候,密封足够严实,并且用高度酒有效的灭菌后,这些泡在药酒内的动物体,也不会腐烂变质。

并且组织器官和细胞的结构都会保存的很好。

但是,前提是必须要隔绝氧气,密闭性要非常好。

不然的话水 氧气,就不能长期保存尸体了。

任何死亡的动植物,长期处于有氧环境下都会迅速的腐烂变质。

尸体泡在露天的水里,只要有微量氧气溶解在水中,就够让尸体腐烂了。

细菌可不怕水的,就算在水里,人体内的**细菌,在失去了人体免疫系统的控制后,也会疯狂地滋长繁殖起来。

表现出来的反应就是尸体的迅速**。

所以所谓的“湿万年”,不是指尸体只要泡在水里,就能保存一万年了。

而是泡在水里,同时又密闭无氧的话,就能保存很久。

其中“无氧”才是重点!

虽然水同样能有隔绝氧气的作用。

但是对于尸体的保存来说,充满水只是能营造出一种“恒温恒湿”的状态,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

极端干燥的条件,和密封在水里的条件,理论上来说都是恒温恒湿的。

只是一个一直处于湿度非常低的环境。

一个一直处于一个湿度拉满的环境而已。

至于为什么干千年,湿万年。

主要是因为干燥环境很难真的就稳定几千年不变,相对来说很容易被破坏。

东西埋在地底,能维持一个千年的干燥绝氧环境,已经是小概率事件了。

但是湿不一样,地下墓葬被灌满地下水的环境,很难被破坏的。

168号墓就是一个例子,椁室内一旦进了水,就算积水涨涨浮浮,但是始终都很难完全干掉。

椁室内充满水,对陪葬品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水环境产生的氧气隔绝效果,已经足够让器物氧化速度减慢了。

但是为什么之前李教授和孔老师他们在看到椁盖板上缝隙非常大后,就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呢?

就是因为椁盖板密闭不严,外界的氧气就有可能溶解进水中。

一点点氧气可能对陪葬品产生不了太多氧化效果。

但是足以让棺椁内尸体的**细菌繁殖了。

陈翰他们发掘的105号墓,棺材内也进满了地下水。

里头保存的青铜剑情况就非常的好,但是墓主人却连完整的骨架都不剩下了。

地下水里可并非一点氧气都没有的!

不过这半个月在进行发掘清理工作的同时,社科院考古所的几位高级研究员,也在对棺椁内的内棺情况进行勘察和判断。

和椁盖板不同,168号墓的内棺保存情况还是很不错的,在棺外缠有麻布三道,每道六层,而且封闭严密。

虽然不可能说完全不进水,但是也有可能进水量不多。

再加上虽然椁盖板的密封程度不太行,但是椁盖板上铺盖的那层青膏泥,密封性堪称是王者,而且具有极高的防腐作用。

也许内棺的墓主人只是接触到了一点点氧气,尸体的保存情况还能比较完好。

陈翰想到这些,便有些期待的说道:“不求这位墓主人能和辛追夫人一样保存那么完好,但是至少能比司薄先生强一些吧?”

“最好...欸?!”

原本还想多展望几句的陈翰,话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脸上表情一肃。

他那双在边箱内扒拉的手,也猛的顿了一下。

一个长度得有四十多厘米,宽度也近三十厘米,好似用藤条和竹子编织而成的盒子,被他从积水中,小心翼翼的托了起来。

“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