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哈市国际机场出来,一家人坐着航空公司提前准备好的大巴车一路向一百多公里外的老家明远镇驶去。

方林两辈子加起来一共才二十多年,所以去过的地方不多。

但是得幸于互联网的存在,从网上也见过不少世面。

什么天南海北欧式西式,英伦风乱七八糟的建筑、城市从各种视频里也都欣赏过。

而且现在他抛开武力不谈,怎么也算是个富家子弟,这几个月见过的体验过的比从前二十多年还要丰富。

再加上超凡的感官,他现在到一個地方,除了肉眼可见的景观外,能感受到很多情绪上的东西。

比如东北给方林的感觉就有些不同。

一百多公里的行程中,方林有些费劲把自己身体挤在一排座椅上瞅着窗外,欣赏着这片曾经异常光辉荣耀,肩负着龙国发展重任的地方。

这里很静。

这种静不是物理层面的安静,而是一种心理层面的宁静。

他透过窗户看到的形形色色的路人行走间竟有一种不骄不躁的感觉非常平稳踏实,似乎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什么叫焦虑,充满着美好的生活的气息。

有人说,在新时代的发展中这些地方的经济已经有些跟不上巨龙腾飞前进的速度,落后了。

也有人说这地方的年轻人能走出去的基本都不会再回来了。

从前方林在各种道听途说和碎片化的信息里对东北的印象也是如此,还有什么鹤城60平3w的房间吹的就像是自由职业者的天堂,哪怕了无人烟并不繁华。

但是方林从这些路人身上感觉到的却是一种对生活的专心致志和不卑不亢,似乎也更加快乐幸福一点。

至少在苏城,方林见过太多被现实的骨感折磨的年轻人。

有时候晚上和杨妈或者刘静出门遛弯,也能看到坐在路边西装革履抱头痛哭的高级打工人,这种场面他在以前有些偏远老家是没见过的。

或许那些深夜痛哭的人里也有不少从安宁节奏舒缓的东北出来追逐梦想的年轻人吧。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想家。

现代生活的好处就是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无非是得到的和失去的不同罢了。

想要金钱就要面对快节奏的社会和高压环境,想要随遇而安那就远离大都市一样不会饿死。

窗外的雪还在下。

不过有点小,窸窸窣窣的雪粒纷纷扰扰的在空中飘落着。

临近明远镇,道路两边是白雪皑皑的小山,远方依稀还能看到绵延不绝宏伟山川。

方林感受了一下身边逐渐上升愈发浓郁的灵气,看着眼前城市看不见的广袤的天地心情感觉格外舒畅。

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肯定是会选择在这种山林间住一个别墅,想出去玩了就去山里撒欢,不想玩了就在大毛毯上瘫一整天。

不过要是等到以后灵气彻底复苏,灵兽什么的如果能够融入龙国社会,他偶尔去酒吧嗨皮嗨皮倒也不是不行。

恍然间,天地间蕴含的力量似乎对他敞开了些许怀抱。

头脑一瞬间更加明晰起来,一扇恢宏的门打开了些许缝隙。

这就是天地之力吗?

方林看着远方看不到边际的山川,似乎能感觉到他们的心跳和呼吸。

体内三枚暗金色的灵气核心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和后面六枚虚影遥相呼应隐隐有星云闪耀。

看来自己还是喜欢自然呐,而且好像自然也挺喜欢他的。

心念通达的确是很重要的事情。

现在,B级对方林来说只是一件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情了,或许一两天,或许三四天,又或者就现在。

怪不得那些成功人士就喜欢游山玩水,喜欢回归园林。

心情开阔间的确会有很多不同的感悟。

似乎修炼更加附和这个逻辑,当等级越来越高后,修炼就变成了玄而又玄的东西,一切都源于心。

B级就是龙国守护者的等级了吗?

唉,希望未来的世界能够更加精彩吧,要不然也太乏味了。

方林的狗头一脸唏嘘的看着窗外,尾巴轻轻摇晃着。

这副样子被隔壁的座位上刘静捕捉到了,她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方林,扭头对杨妈说道。

“奇怪,怎么感觉卡卡到东北后有些憨憨的?”

杨妈瞥了一眼方林摇了摇头:“别管他,谁知道哈士奇心里在想什么,可能是想去雪地里玩吧,他应该还没见过雪呢。”

“好吧,诶,你看抖音了吗?今天突然好多动物上了热搜,感觉一夜之间都成精了一样。”

说着她摸了摸趴在自己腿上睡觉的雪球。

杨妈倒是对此见怪不怪,开始理性分析起来:“其实抖音的热搜一直是有一种群聚效应,如果一类视频的关注度很高相似的视频就会加大推送,所以就显得很多。”

“而且成精的动物还见得少吗,很多都非常聪明没啥稀奇的,等会儿到家你看后院养的几只猎犬都挺聪明的。”

“啊?猎犬?”

“嗯,我爸闲着没事养的。”

“会不会有什么领地意识,到时候凶卡卡他们?”

“没事,很听话的,而且你看卡卡像是会害怕的样子吗?我还没见过他怕过谁。”

刘静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杨妈,有些迟疑要不要承认是自己害怕。

杨妈看着她这副模样,挑了挑眉毛:“不会是你害怕吧?”

被戳中心事的刘静有些不满:“拜托,那可是猎犬,我能不害怕吗?万一它给我来一口...”

狗这东西得分情况,除了自家的刘静都挺虚的。

她脑海里已经幻想出来当时的画面了,自己踏入一个大院子,然后门口就是一条被粗粗的锁链拴起来的恶犬,冲她呲牙咧嘴的。

想想就很害怕好不好!

“那你到时候就躲在卡卡身后,让他保护你。”

“哼哼,卡卡肯定也怕!”

这时,林爸举着手机从前座回头看着几人笑着说道:“这个新闻有点意思,你们看看,我发到群里了。”

“什么新闻?”

刘静一边回复着,一边打开手机点开了群聊-仙女和她的粉丝们。

杨妈瞥了一眼群名称发现又被改名狂魔刘静给改了,每隔一段时间刘静就会整点活她也都习以为常了。

“龙国武术协会倡议全国人民积极锻炼强身健体,鼓励青少年习武练武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刘静一字一句的念叨完后耸了耸肩:“这有什么?不就是一份倡议吗?”

林爸摆了摆手:“你点开看看,里面等级划分很有意思。”

“是吗?我看看。”

“唔......”

“隐元境,洞明境,瑶光境,开阳境......这是什么啊?还有什么天枢境,武侠嘛?真的是官方发布的?”

“你看抖音,这就是官方号发的视频。”

刘静愣了愣神,她有一种很奇怪很荒诞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不属于你这个世界的东西突然冒出来了,而且还被公信力最强的官方很严肃的告诉你没有开玩笑。

她抿了抿嘴巴冲杨妈说道:“有点意思,这个天枢境会不会可以腾云驾雾啊?”

杨妈翻了个白眼:“你做梦呢?能飞檐走壁就不错了,应该就是想弄得正规一点龙国化一点,毕竟这么多年来这些传统的东西没什么热度。”

“诶上面说会择期在各城市开一些受到认真的武术班,要不要让小杰或者清清去试试。”

杨妈摇了摇头否定了刘静的主意:“都什么年代了,想强身健体每天早上和我跑跑步比什么都强,离这些暴力远一点。”

“再说,你看她俩那样子,像是想练武术的人吗?”

刘静扭头看着清纯可爱睁着大眼睛的林雨清还有靠在一边迷糊的小杰,心里思索了一下感觉杨妈说的确实有点道理。

隔壁位子看风景的方林听到几人的对话也感觉有点意思。

这什么隐元、开阳、天枢的还真有仙侠那味儿了,你说乾坤这些人是怎么想出来用这种东西给灵气复苏作铺垫的呢?

今天是通灵动物 传武分级,明天会是啥东西?

方林想着还真有些期待,这种已经知道答案然后看着官方一点点拐弯抹角演戏的感觉还挺神奇的。

在他的感觉里灵气确实已经活跃到了一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地步,甚至有点向液态凝结的意思。

看来也该找个合适的机会让林雨清和小杰觉醒了,等到他进入B级以后,月华神通的效果就会更加强大。

受月华照耀洗礼的生灵初始觉醒能够看到的灵核也更多了。

方林觉得在这种全新的时代来临的关头,他肯定要自己的家人拥有选择的权利。

他给她们很好的天赋后,是否想在修炼的路上走下去就看她们的选择了。

哪怕想做个平平凡凡的人也无所谓,没有人可以伤害她们。

......

......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中窸窸窣窣的雪粒消失了踪影彻底停了下来。

大巴车在国道上小心翼翼的开着,很快就来到了明远镇前。

林雨清的外公早早就等在了镇子前的路口边。

明远镇不算小,临近中午来来往往有不少的车辆,在苏城几乎看不见的三轮摩托车在这里似乎随处可见。

小城繁华,或许最能形容明远镇的模样,也是最贴近方林曾经家乡三四线小城市的地方,生活节奏什么都刚刚好。

方林透过窗户看着周围的景色心里感触良多,他还以为自己已经适应纸醉金迷的生活了。

不知道老家是个什么样子,和自己以前的老家一样不一样。

印象里农村老家应该都是一层两层的小院,还种着不少葡萄藤,不知道即将要见到的会有什么不同。

“林先生,请问就停在这里吗?”

戴着白手套的司机将车开到预定地点后停了下来扭头询问道。

“嗯,就在这就行。”

“外公~!外公在那边。”

迷迷糊糊睡醒的小杰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开心的喊了起来。

小杰以往就很喜欢爷爷外公,每次快过年就等着回老家玩,期待了这么久,终于见到外公的他非常开心,直接就精神了。

一行人从早上到现在也算是舟车劳顿,到了地方也都活动活动筋骨急不可耐的整理东西下了车。

方林从车门跳下后扭头看了看周围。

现代社会的城镇早已没有了古时候的那种围墙壁垒,有一个高高的路牌竖在旁边就已经算不错了。

不过明远镇倒是还有一块石碑屹立着,造型独特的黑色石面上用金漆凹陷雕刻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一条宽广的道路就从石碑前向前方的远山无限延伸着,路边石碑后就是明远镇。

临近中午似乎还是很热闹的,各种小摊贩依然坚守着,从石碑后排了长长的一条路。

方林踏上路边的道坎儿应该就算是进入明远镇的地界儿了。

在方林四处乱瞅的时候,一阵响亮豪放的声音忽然传来。

“嚯,好大一条狗,这得两百来斤了吧,跟二白差不多重了快。”

方林:???

二白?

不会是大白猪吧?

方林扭头看去发现是一位身宽体盘有些看不到脖子的老人。

大冬天的穿着一身黑色貂皮大衣,头上的光头也是顶着一顶灰毛帽,一股混不吝的味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剿匪记呢。

还没等方林再仔细端详,同样下车的林雨清看到来人顿时打起了招呼:“二姥爷!”

“诶,啧,清清又变漂亮了,这次回来是想二姥爷了吗?”

“去去去,我外孙女肯定是想我才来的,跟你有屁关系。”

旁边一位身材比较起来显得有些瘦弱但是十分精壮的老人看不下去了赶紧开口插话。

方林一看这不就是杨廷祥吗?那旁边这个胖胖的应该就是之前故事里当厨子的老二了?

两位虽然有些上年纪但是精神气看起来比很多年轻人都好,尤其是这位二姥爷。

因为头上没毛戴着貂帽还真有些显年轻跟中年人一样,而杨廷祥的头发就有些花白。

被怼的二姥爷也不在意,嘿嘿笑了笑,胖乎乎的脸皱在一起眼镜都眯成了一条缝,这么一看居然还有些可爱。

方林晃了晃尾巴,既然你是二姥爷那就算了,居然把自己和二白比,这一听就是大白猪啊。

虽说比较胖的哈士奇也被人称为哈士猪,但是他这完全是健壮的体格好吧,根本不沾边好不好!

“嗷呜~”

方林冲着二姥爷嗷了一嗓子,示意他下次注意。

结果被吸引了的二姥爷擦了擦手掌笑嘻嘻的向方林走了过来,围着他转了一圈。

“啧啧,这腿,这屁股,是个好苗子”

旁边杨廷祥听到了也不禁点了点头。

但是被两人夸奖的方林总感觉不太对劲。

忽然,

“啪~”

二姥爷转着圈伸手拍了一下方林的挺翘的屁股。

当震惊的方林扭头看向他时,二姥爷还冲他伸了个大拇指。

“???”

方林连忙溜到杨妈身后,这老头子不对劲,关键方林的超凡感官感受到的居然也是善意。

真是哔了狗了,什么毛病。

正在指挥司机搬东西的杨妈见状插起了腰。

“二伯,您没事吓卡卡干嘛?我跟二婶告状了啊。”

被杨妈一凶,二姥爷顿时没了脾气,抬手摸了摸露在外面的后脑勺解释道:“不是,我没想吓他,就是见到他开心。”

“您可得了吧,我可警告您,别想着带卡卡上山折腾,我爹可说了最近很危险。”

“害,丫头,老三和你说的那些都是深山老林,我们后面这片山从小光屁股跑到大的,那颗树上有松鼠,什么地方有鸟窝,闭着眼睛都知道。”

“您长点心吧,退休了好好做饭精进精进技术不行吗,那片后山是不是连着大兴?”

“......丫头,这区别可大的很,我给你讲讲哈。”

“嗯?”

“......”

被杨妈瞪着的二姥爷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岔开话头:“我去看看三蹦子,这大冷天的别冻坏了。”

三蹦子?

方林有些疑惑,顺着目光看去果然发现路边停着两辆三轮车,而且还是名动龙国的知名品牌。

这时小杰直接欢呼一声,冲着前面一辆后兜里放着小板凳的三蹦子冲了过去。

“小心点,别摔了。”

杨妈叮嘱了一声。

一家人此时都下了车,呆萌社恐属性拉满的刘静喊了声叔叔好后就老老实实的站在杨妈身后不动弹了,只有一双大眼睛四下瞅着,明显对三蹦子也很感兴趣。

司机林爸和杨廷祥、杨廷瑞一起把行李搬到了后面一辆三轮车上。

方林看着垫着一层干净布匹装了半车行李的车厢,心里很有数地也从开着挂栏的车后跳了上去,在布匹上留下了几个爪子印。

“哟,这么灵活。”

二姥爷刚搬完行李,还在想着怎么把方林弄上去要不要借个板子之类的,一扭头直接看到方林跳了上去。

而杨廷祥则是看了看方林跳上去后纹丝不动的三轮车眼神有些诧异,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咦,还有只小羊,这也是宠物吗?我来帮你。”

发现二姥爷微笑着向自己走来,公孙芸也连忙跳了上去,雪球和郡主紧随其后。

倒是姜白白跳到刘静怀里上了前面一辆车。

“出发!”

小杰站在车兜里扶着前面的把手开心的喊着。

而二姥爷也兴致勃勃地配合着:“出发!”

然后脚下一踩,拧动油门两辆三轮车一前一后“轰轰轰”向镇子里驶去。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