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鲜血淋漓的胡玉感觉到身体上的重量猛然消失,意识渐渐清醒过来。

而刚刚的惨叫声不是来自别人,正是来自骑在他身上的陌生青年徐灿。

此时伏倒在地面上挣扎的徐灿脖颈处青筋完全暴起,一抹异样的黑色纹路由内而生!

“啊!!”

彻骨的疼痛顿时淹没了徐灿的意志。

徐灿双手紧紧的捂在自己的脖颈处,歇斯底里的惨嚎着,整个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在这一瞬甚至有要退出这次时空穿越的冲动!

徐灿并不清楚这股来自脖颈处的疼痛以及灵魂上的撕裂感从什么地方而来。

会不会是来自于时空的反噬?

徐灿来不及思考,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刀割一般,痛彻心扉的绞痛令他生不如死。

连他的七窍都在隐隐渗出鲜血!

胡玉同样不清楚徐灿的身上突然发生了什么,可天赐良机,胡玉怎么可能错过?

趁此机会渐渐缓过神来的胡玉从地面上迅速爬了起来,露出一副狰狞的神情,双手朝着徐灿的脖颈处用尽全力掐了过去!

他不知道徐灿究竟是什么身份,可现在满脸是血的胡玉被杀意充斥,想要生生掐死徐灿!

只有将徐灿杀死在这里,他才有活路!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躲在墙角的宋寒哭喊声更加凄惨,不断大声的喊着救命。

眼看徐灿被死死压在身下,整个人痛苦不堪,勇敢的宋寒哭喊着上前拍打着胡玉的身躯,结果被胡玉右手一巴掌抡飞!

“滚!”

“啊!”

极致的痛苦,强烈的窒息感笼罩着徐灿。

见到宋寒被抡飞,徐灿内心中一股愤怒带来的力量骤然翻涌上来,让他模糊的意识清醒了半分。

不管脖颈处黑色异纹传来的那股灵魂疼痛,双手猛然抓住了胡玉细嫩纤细的手臂!

但凡胡玉是个有着足够力量的成年男人,在死死掐住徐灿脖颈的情况下,一般而言很难让徐灿生生挣脱,可两人在力量方面有着明显差距。

愤怒下潜能迸发的徐灿一拳直接砸在了胡玉的鼻梁之上,胡玉甚至听到了自己鼻梁骨断裂的声音。

缠斗之下的胡玉接连遭到重击,整个人猛然栽倒在了家中的地面上,直接昏厥了过去!

“呼……”

“呼……”

“呜呜呜呜!大哥哥!大哥哥!”

见到胡玉昏倒,几乎窒息的徐灿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渐渐消散。

哭喊着的宋寒爬到了徐灿的身边,双手不断摇晃着徐灿。

窗外传来大雨声,意识渐渐模糊的徐灿躺在地板上,痛苦的侧头望向满是泪痕的宋寒,用仅剩的力气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擦了擦宋寒的眼角,虚弱不堪道:

“回……”

“回家……”

“快回家……”

“大哥哥!你不要死!呜呜呜呜!”

宋寒的泪水滴落在徐灿的脸上。

徐灿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些什么,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能否改变一切。

可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在徐灿的左侧脖颈处,长出了一道黑色异纹。

在这道黑色异纹中,一股难言的力量完全吞噬了徐灿残存的意识。

一直维持的时空通道因为徐灿异能因子的耗尽骤然碎裂!

刹那间,徐灿的身影便瞬间消失在了胡玉家中。

唰——

眼睁睁的看到原本躺在地板上的大哥哥猛然消失,宋寒恍惚的神情有些不知所措。

哭喊声渐渐的停了下来。

“大哥哥……”

“大哥哥……”

还没等宋寒缓过神来,窗外猛然响起电闪雷鸣,轰隆一声巨大的声响,像是上天甩下的鞭子,划破雨幕!

轰隆隆——

宋寒尖叫了一声,脸颊极其苍白,瑟瑟发抖。

看了看已经昏倒在地面上的胡玉,又想起刚刚大哥哥不断对她说的快回家。

不知所措的宋寒连忙爬了起来,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恶魔的家中,回家告诉妈妈赶紧报警!

可就在这时,来自门外的脚步声再度响起。

哒……

哒……

哒……

无论是徐灿还是胡玉,都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的屋檐边一直靠着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双手交叉,不是罗东阳还能是谁。

而且令人难以理解的是,眼前的罗东阳在相貌上和十三年之后的罗东阳竟然丝毫区别。

罗东阳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外,就算徐灿在和胡玉生死搏斗的时候也没有露面,直到徐灿从这个世界消失后才终于出现。

再次见到一个陌生的青年,宋寒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嘴唇微微颤抖着。

罗东阳在宋寒的几米外蹲了下来,轻柔的对宋寒道: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你叫宋寒是吧?”

“呜呜……”

“我想回家……”

宋寒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着,声音哽咽。

罗东阳并没有靠近宋寒,缓声安慰道:

“刚刚救你的大哥哥叫作徐灿。”

“现在快要死了,你想不想救他?”

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宋寒点了点头。

刚刚大哥哥拼了命的救她,痛苦不堪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她不想让大哥哥死。

罗东阳稍稍有些无奈,温柔道:

“你想救徐灿哥哥的话,就不能回家了。”

“不然的话,徐灿哥哥就会死。”

罗东阳的话音刚落,年仅九岁的宋寒完全呆在了原地。

……

“呵……呵……呵……”

不知过去了多久,胡玉在冰冷的地板上渐渐醒来,无论是头部还是身体上,都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

在意识渐渐清醒时,胡玉下意识的二次惊醒,仓皇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窗外一片漆黑,雷声雨声不断,显然已经入夜。

环顾四周,不仅仅是徐灿消失不见,就连他诱拐的宋寒也消失不见,地面上的血迹告诉胡玉,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境。

“逃……”

“逃……”

“我要逃!”

慌乱下的胡玉迅速爬了起来,他确信宋寒和徐灿都逃了出去。

说不定现在警察已经在前往逮捕他的路上。

他必须连夜逃走,逃的越远越好!

他知道一旦进了监狱,他的后果将会是如何,就算法律不会判他死刑,也会有清道夫判他死刑!

——

【求月票啊呜呜!~~】